• / 32
  • 下载费用:12 金币  

《用药心得与分享十讲》-焦树德(5~).doc

关 键 词:
用药心得与分享十讲 用药 心得 分享 树德
资源描述:
#*《用药心得十讲》焦树德 (5) 《用药心得十讲》焦树德 (5) 发表者:赵东奇 (访问人次:265) 第五讲 理气药本讲主要介绍具有行气、降气、破气等作用的药物,至于补气药已在补益药中讲过,不再重复。◎陈皮陈皮味辛苦,性温。是常用的理气药,并有燥湿化痰的作用。常用于以下几种情况:1. 消胀止呕: ①由于肺胃气滞而致的胸闷、上腹部胀满、恶心、呕吐、胸腹胀痛等症,可以本品配合枳壳、半夏、苏梗、苏子等同用;②兼有胃热的(苔黄、喜冷饮食,脉数)可加黄芩、川楝子;③兼有胃寒的(苔白、喜热敷及热饮食,脉象迟缓)可加乌药、良姜;④兼有中焦湿盛的(舌苔白厚而腻、不喜饮水,脉象滑)可加茯苓、苍术等。2. 祛痰止嗽: ①对于中焦湿痰上犯或外感风寒导致肺气不利而发生咳嗽、痰多、胸闷、不思食、舌苔白腻、脉滑等症,常以陈皮配合半夏、茯苓、苏子、杏仁、炒莱菔子、金沸草(旋覆花,古时又名金沸草,近代以其花为旋覆花,全草名金沸草)、前胡等同用。②外感证明显的,可再加荆芥、桔梗、麻黄。3. 理气开胃:①对中焦气滞、食欲不振等症,可配麦芽、榖芽、蔻衣、神曲、山楂等同用。有促进食欲的效能。4. 在使用党参、黄耆、白术、山药、熟地、生地等补药时,如配合一些陈皮同用,则有免除产生胸闷、中满、食欲不振等副作用的功用,从而更充分发挥补药的补益作用。(本草备要)中有陈皮“辛能散,苦能燥能泻,温能补能和,同补药则补,同泻药则泻,同升药则升,同降药则降,为脾肺气分之药,调中快膈,导滞消痰,利水破症,宣通五脏”的记载,可以说概括了陈皮的功用。陈皮就是橘子皮,以存放的时问长、陈久者为好,所以叫陈皮。广州产的橘子皮较好,故又名广陈皮。橘皮刮去里面的白东西,叫广橘红。化橘红、广橘红、陈皮均有化痰作用,但化橘红化痰效力最大,对痰多、痰稠、痰白粘者适用;广橘红偏于轻清入肺,适用于外感咳嗽痰多胸闷者;陈皮理气消胀开胃的作用大于橘红,橘红化痰的作用大于陈皮。①橘络有化痰通络的作用,常用于咳嗽、胸胁闷痛以及手指麻木等。②橘核可散结止痛,常用于治疝气痛。③橘叶能舒肝解郁,常用于胸胁闷痛、乳房发胀等。青皮偏入肝胆,破气散滞,兼能治疝。陈皮偏入脾肺,理气和胃,兼能化痰。用量一般为一至三钱。本品性味香燥,过用、久用可耗散正气;无气滞者勿用。◎青皮青皮味苦辛,性温。功能破气消滞,舒郁降逆,并能治疝气疼痛。由于肝气郁结而致的胸膈胀闷,气逆不食,胁肋痛胀,善怒,气郁胃痛等症,可用青皮破气结、舒肝郁。常与枳壳、苏梗、香附、槟榔、厚朴、陈皮等同用。青皮能破气平肝,引诸药至肝经。配乌药、川楝子、吴茱萸、小茴香、橘核等,能治疝痛。例如天台乌药散(乌药、川栋子、木香、小茴香、高良姜、青皮、槟榔)中就用青皮破气平肝。这是治疗小肠疝气牵引脐腹疼痛常用的方剂。我常运用前人这些经验对睾丸结核、慢性睾丸炎、前列腺炎等病,出现睾丸坠痛、牵引小腹疼痛、会阴部坠胀、喜暖畏冷等症者,用炒川楝子三至四钱、炒橘核三钱、青皮二至三钱、炒小茴香二至三钱、乌药三钱、吴萸一至二钱、荔枝核三钱、白芍四至五钱、肉桂三分至一钱,随证加减,常可取得满意的效果,仅供参考。香附能通十二经的气分,行气开郁,兼能调经理血。青皮主入肝经,破气开郁,兼治疝痛。枳实破气苦寒而降,偏用于快利胸膈,消导肠胃积滞。青皮破气,辛温而散,苦温而降,偏用于胁肋疼痛,破肝经气结。用量一般一至三钱。气虚者慎用。无气滞及多汗者不用。不可过用、久用,恐伤伐正气。◎枳实枳实味苦性微寒。主要功用是破气、消积、导滞、除痞。枳实善于破泄胃肠结气,对心下痞痛,胃脘硬胀,食滞腹胀、腹痛,肠胃结气、大便不畅等,效果良好。常与枳壳、木香、槟榔、神曲、麦芽、山楂、大黄等配伍便用。对胆道感染、胆囊炎等引起的脘腹胀满、呕逆、食物不下、两胁瞋 (chdng) 胀等症,可用小柴胡汤(柴胡、黄芩、半夏、党参、甘草、生姜、大枣)减党参、甘草,加枳实、槟榔、大黄、元明粉等,常可取得一定疗效。但要注意随证加减。枳实有下气导滞通大便的作用,常用于胃肠有积滞而大便秘结不通之症。可与大黄、厚朴、芒硝、元明粉、瓜蒌、槟榔、火麻仁等同用。例如大承气汤(枳实、厚朴、生大黄、芒硝)、小承气汤(枳实、厚朴、生大黄)、枳实导滞丸(枳实、大黄、黄芩、黄连、神曲、白术、茯苓、泽泻)等。枳实破气结的作用很强,对气结而成的坚积,用枳实破其气结,气行则积消;因气结而痰阻者,用枳实破其气结,气行则痰行;由于气结而胸脘痞闷、胸痛者,用枳实破其气结,则痞闷自除。枳实配白术,能除腹中积聚痞满,按下硬痛等症。例如《金匮》枳术汤(枳实、白术)治心下硬大如盘,痞满。芍药枳实丸(赤芍、枳实、白术、陈皮)治食积痞满及小儿腹大胀满,时常疼痛等症。配厚朴能除中满,配大黄、芒硝,能破泻肠中结实。青皮破肝经气结。枳实破胃肠气结。木香行肠胃滞气,偏用于理气消胀。枳实破肠胃结气,偏用于导滞消积。用量一般五分至三钱。孕妇慎用。气虚中满、气陷便溏、胃虚不思食者,禁用。◎ 枳壳枳壳味苦酸,性微寒。功效与枳实相近似。但枳实主入脾胃,枳壳主入脾肺。枳壳力缓,偏于理气消胀。枳实力强,偏于破气消积。枳实破降下行之力强,枳壳开胸宽肠之力强。枳壳:①配桔梗,可宽胸消胀;②配槟榔,可便胸中结逆之气下行;③配荆芥、防风、红花、赤芍,能治遍身肌肤麻痒。用量一般为一至三钱。脾胃虚、气虚者慎用。据近代研究报导,枳实、枳壳煎剂,可便胃肠、子宫平滑肌兴奋性增强,并可便胃肠蠕动规律化。对胃扩张、胃下垂、消化不艮、脱肛、疝气、子宫脱垂等有效。◎沉香沉香味辛苦,性微温。主要用为降气药,兼能温肾平喘。常用于以下几种情况:1. 温中降气:由于中气失其和降、气逆为害而出现胸脘胁肋闷胀、心腹疼痛、呕吐泻泄、胃冷、呃逆等症。可用本品降气温胃而调中。常配合香附、枳壳、炒川楝子、青皮(胸脘胁肋闷胀)、良姜、吴萸、元胡、蒲黄(心腹疼痛)、半夏、藿香、竹茹、茯苓、木香、白术(呕吐泻泄)、紫苏、豆蔻、丁香、柿蒂(胃冷呃逆)等同用。2. 温肾平喘:本品性温而降,能引气归肾温补肾阳,用于肾虚寒所致的气喘。多见吸气较呼气困难,吸气不能深纳丹田(脐下部分),腰膝冷痛,阳萎滑精,腿软乏力,尺脉缓弱等症。常配合补骨脂、葫芦巴、阳起石、黑锡、硫黄(后两味药不入汤药,只是做丸药时用)、附子、小茴香、肉豆蔻、金铃子、木香、肉桂等同用。例如局方黑锡丹,即用上述诸药配制而成。每次可服五分至八分,最多不超过一钱,每日一至二次。沉香有时也可用于肺气不降、痰浊壅阻的实喘咳嗽。常配合苏子、前胡、半夏、厚朴、陈皮等同用。例如局方苏子降气汤(苏子、半夏、前胡、厚朴、陈皮、甘草、当归、沉香)等,利用本品降气之力而消痰平喘。旋覆花降肺脾痰气;沉香降脾肾逆气。槟榔降气,但偏于破泻下降,正气虚者忌用。沉香降气,无破泻的作用,不伤正气。前人经验认为沉香“行气不伤气,温中不助火”,可资参考。降香降血中之气而止血。沉香降肾虚不纳之气而平喘。本品常研为细粉,用汤药送服。既节省药品,又效果可靠。一般不入汤药煎服。用量一般为二分至八分,汤药送服。气虚下陷者忌用。◎檀香檀香味辛,性温。为理气开发之品,主要有调脾肺、利胸膈的作用。本品能引脾胃之气上升而增进饮食;能开发胸肺之气郁而宽畅胸膈。故对因脾肺之气失调,而出现胸膈闷胀、心腹疼痛、饮食少进、噎膈吐食等症,常以本品配合苏梗、瓜蒌皮、枳壳(治胸膈闷胀)、丹参、砂仁、乌药、百合、良姜(治心腹疼痛)、陈皮、生麦芽、沙参、麦冬(治饮食少进)等同用。我常以檀香配合瓜蒌、薤白、桂枝、红花、赤芍、远志、五灵脂、蒲黄、槟榔等,用于冠心病心绞痛,对除胸闷、定疼痛有较满意之效果。还常以本品配合丹参、砂仁、良姜、香附、百合、乌药等同用,治疗久治不愈的胃脘痛(包括溃疡病)。上举两种方药,可以随证加减,(注意:丹参与百合都用一两,其他约二、三钱即可)仅供参考。檀香有紫、白两种,紫檀香性味咸寒,偏入血分,外用敷金疮(指金属利器造成的创伤,并包括因创伤而化脓溃烂的疮)能消肿定痛。处方上只写檀香二字时,即给予白檀香,如需要紫檀香时,须在处方时,写明“紫檀香”。沉香降气,降中有升,但偏用于降气。檀香理气,升中有降,但偏用于宣散气郁。降香理气兼入血分,偏用于治疗折伤、止血、活血、消肿定痛。檀香偏用于理气开郁,并能治心腹诸痛。用量一般为五分至三钱。入汤药时要“后入”。◎柿蒂 柿蒂味苦涩,性平。能降逆气、止呃逆。治呕哕(音“约”)时,常配半 夏、竹茹、生姜、藿香、刀豆子、代赭石等同用。治呃逆时,常配丁香、沉香 、旋覆花等同用。对虚证呃逆(重病、久病、老人体弱者),还可加党参、人 参、附子、白术、陈皮等同用。我曾对脑血管意外等脑神经系统疾病引致的呃 逆,用柿蒂七至十个、公丁香八分至一钱半(后下)、生赭石一两至一两半( 先下)、旋覆花三钱(布包)、党参三至四钱、半夏三钱、刀豆子三钱、苏子 二至三钱等,随证加减,水煎服,有一定效果,仅供参考。用量一般为一至三 钱。或三至七个。◎旋覆花 旋覆花味苦、辛、咸,性温。主要功用是降气、化痰、行水。常用于以下 几种情况: 1、嗳气呕逆:由于大汗或泻下后,胃气受伤,或湿痰阻滞不降而引致肺 胃之气上逆,出理嗳气频频,脘部痞闷,胸胁胀满,食入即吐,食物与痰水俱 出等症。常用本品配合代赭石、半夏、生姜、党参、竹茹、苏子、茯苓等同用 。痰湿盛者,可加陈皮、炒莱菔子等。 2、咳喘痰多:本品能降气化痰,使气降痰消而咳喘平。故对肺气不降、 痰浊、水饮蓄积、胸膈滞塞,气机不畅所致的咳嗽、痰多粘稠、气逆作喘等症 ,常配合陈皮、半夏、桑皮、杏仁、紫苑、苏子、槟榔、炒莱菔子等同用。本 品的全草(花、梗、叶全用)名“金沸草”,除有降气化痰作用外,兼有散风 寒的作用。故对外感风寒而致的咳嗽、痰多,常用金沸草配荆芥、前胡、半夏 、细辛、茯苓,苏叶、桔梗、陈皮等同用。 苏子降气,兼能开郁温中。旋覆花降气,兼能消痰行水。海浮石治痰结如 硬块。旋覆花治唾、痰粘如胶漆。 本品性下降,前人有“诸花皆升,惟旋覆花独降”的经验记载。根据前人 的经验,曾用旋覆花配苏梗、厚朴、半夏、生牡蛎、茯苓、香附、黄芩、金果 榄、乌梅炭等,随证加减,用于梅核气(咽中似有痰核粘着,喀之不出,咽之 不下,不妨碍饮食,但咽中常有异物感),可取得一定效果。梅核气为痰气凝 滞所结成,故用此降气消痰之品,往往有效。 用量一般为一至三钱。因多绒毛,故须用纱布包煎。气虚、大肠寒冷泄利 者忌用。◎莱菔子 莱菔子味辛甘,性平。主要有降气平喘,化痰消积,理气除胀的作用。常 用于以下几种情况: 1. 痰喘咳嗽:由于痰浊阻肺,肺失肃降而产生的咳嗽、气喘、痰多、胸 闷等症,可用本品配苏子、白芥子(旧名三子养亲汤)同用。也可根据证侯选 配陈皮、半夏、茯苓、炙草等。我在临床上遇有老人慢性支气管炎咳喘痰多者 ,常用麻黄、杏仁、炒莱菔子、炒苏子、炒白芥子、半夏、陈皮、茯苓、炙草 等,随证加减,常可取效。为了容易记忆,取名为“麻杏二三汤(“二”是二 陈汤;“三”是三子汤,即旧名三子养亲汤)。”舌苔厚腻、大便干的,可加 熟军、槟榔、瓜蒌;呼气较困难的,可加枳壳、桔梗、前胡;吸气较困难的, 可加磁石、沉香;咳嗽较重的,可加紫苑、杷叶、贝母;咳痰清稀而凉的,可 加干姜、细辛,五味子等等。 2. 食积腹胀:对于饮食积滞而致的脘部堵闷,嗳气吞酸,腹部瞋(音琛) 胀等症,可以本品配合焦三仙、槟榔、枳实、木香等同用。 莱菔子生用,性善上升,服量较大时,能致恶心呕吐(临床上生用较少, 但胃中食滞须吐出时可用)。炒用则性善降,可用于降气化痰、消胀平喘。 山楂核偏用于助消化、磨积块。莱菔子偏用于消痰化滞,降气除胀。 用量一般为一钱半至三钱。气虚无痰积者忌用。◎薤白薤白味辛苦,性温。主要作用是助胸阳,开心窍,散胸中与大肠气滞,兼能活血。对胸中阳气不振而产生胸痹刺痛,心痛血滞,肺气喘急等症。常配合瓜蒌、白酒、桂枝、枳壳、五灵脂、蒲黄、檀香、红花、苏梗、苏子、槟榔、川芎等同用。这些经验可用于治疗心绞痛等。对大肠气滞而产生泄痢下重、大便涩滞等症,常配合白芍、木香、黄连、槟榔、枳实、枳壳等同用。本品兼有散血活瘀而生新的作用,故对久病、气血瘀滞、肢体疼痛等症,可配合桂枝、当归、红花、羌活、片姜黄、松节等同用。例如趁痛散(牛膝、当归、桂枝、白术、黄耆、独活、生姜各五钱,薤白、炙甘草各二钱半,共为粗末,每次用五钱,水煎服)中就用了薤白,本方为治疗产后气弱血滞,受风着凉,遍身疼痛的常用方。干姜温肺而助胸阳,偏用于祛心肺寒邪。薤白入心宣窍,行气活血而助胸阳,偏用于治胸痹剌痛。细辛虽能入心助阳,但以入肺肾为主,故水停心下咳喘吐涎沫时可用细辛。薤白虽能散大肠气滞,但主要入心助胸阳,故心阳不振而胸痹(心胸疼痛)时常用薤白。用量一般为一至三钱。特殊重症有时可用到五钱或更多。无气滞血滞者不宜用。◎苏子 苏子味辛,性温。主要有下气平喘、消痰止嗽、利膈开郁的作用。苏子有润心肺、降气消痰的作用。对于肺失肃降,痰多气逆而咳喘、胸闷诸症,常配合杏仁、炒莱菔子、炒白芥子、陈皮、紫菀、前胡、厚朴、当归、沉香等同用。常用方如三子汤(即炒苏子、炒莱菔子、炒白芥子)、苏子降气汤(炒苏子、半夏、陈皮、前胡、厚朴、甘草、当归、沉香)等。本品还有温中降逆的作用。对胃气上逆、痰浊上泛而致的呕恶、吐哕等症,也常用本品配合半夏、藿香、茯苓、陈皮、丁香、焦三仙、枳实等同用。苏梗也是常用的调气药,请参阅“紫苏”条。莱菔子、苏子均有降气平喘的功效,但莱菔子消痰破积之力优于苏子,苏子下气开郁之力优于莱菔子。莱菔子偏用于消腹胀,苏子偏用于利胸膈,二药常合用,以治胸腹胀闷。用量一般为一至三钱。炒熟打碎用。气虚下陷者忌用。◎草豆蔻草豆蔻味辛,性温。主要有燥湿、温中、破气、开郁的作用。常用于以下几种情况: 1. 中焦寒湿不化:本品辛温芳香,其气燥烈,能化湿浊。对于中焦寒湿不化而引致呕吐、反胃、噎膈、痞闷、泻痢、腹胀、舌苔白厚而腻,脘闷少食等症,可用本品配合藿香、陈皮、木香、砂仁、厚朴、苏梗、茯苓、旋覆花等同用。2. 胃脘痛:本品辛散滞气、温化寒湿。对于因寒湿客于中焦使胃气滞而不行产生胃脘疼痛、舌苔白厚、胸脘堵闷、上腹胀满等症,可以本品配合高良姜、香附、檀香、砂仁、苏梗、槟榔、乌药、丹参、百合等同用。参看“香附”项下的三合汤方,在三合汤中我常以本品代替砂仁。在临床上遇有因寒湿郁滞而出现定时寒热,舌苔白如积粉(血液检查疟原虫阳性或阴性)的证候,我常在柴胡、厚朴、知母、黄芩、槟榔、常山、藿香、苍术等应证方药中加用本品,以芳化湿浊。前人有“除瘴截疟”的记载,可资参考。①白豆蔻与草豆蔻功用大致相同,但白豆蔻常偏用于行气宽膈,芳香燥湿的作用不如草豆蔻。草豆蔻则偏用于破气开郁、温中燥湿。白豆蔻偏入肺,草豆蔻偏入脾。②红豆蔻为高良姜之子,其性热,偏用于温肺散寒、醒脾燥湿,无芳香行气的作用。③肉豆蔻偏用于涩固大肠而止泄。草豆蔻偏用于燥湿破气而开郁。④草果辛香燥烈之气更胜于草豆蔻,偏用于截疟消痰。草豆蔻长于温中调气而化湿。用量一般为一至三钱。久服、过服可助脾热而耗散正气。◎砂仁砂仁味辛,性温。主要有行气调中,醒脾开胃、助消化的作用。并能引气归肾,兼有温肾、化湿的作用。①对因气滞及脾胃湿冷而引致的脘腹胀满、痰湿积滞、呕吐、泄泻、腹痛、消化不好等症,可用本品行气散寒、化湿和胃、助消化。常配合枳实、白术、木香、半夏、陈皮、茯苓、藿香、焦神曲等同用。②对因脾胃虚寒而致的泄泻(腹部冷痛、喜按喜暖、口不渴、大便清稀),可用本品温脾、散寒、燥湿。常配合党参、白术、木香、炮姜、茯苓等同用。③对因脾胃虚寒而引致的冷痢(腹中冷痛、里急后重、大便带有白色粘膜、遇寒加重),也可用本品暖脾、行气、化湿。常配合木香、草蔻、吴萸、槟榔、当归、土炒白芍等同用。因本品可以行气,便大便通畅不滞,故也有时用于湿热痢的大便不爽,但须配合黄连、黄芩、马齿苋、白头翁等寒性药同用以监制其温性。对因妊娠而胃气上逆、胸闷呕吐等导致的胎动不安。可用本品配合苏叶、藿香、黄芩、白术、木香、当归等同用,可以安胎和中。重用熟地等质地滋腻的补药时,配用一些砂仁,可免除滋补药妨害消化、减低食欲的副作用。前人有“砂拌熟地”(用砂仁拌粘熟地黄上)的用法。既免除了熟地滋腻害胃之弊,又可引熟地归肾,可谓一举两得。蔻仁与砂仁均有行气调中的作用,但蔻仁和胃止呕的作用胜于砂仁;砂仁暖胃燥湿的作用胜于蔻仁。肉桂与砂仁均能入肾。引火归元(肾)时用肉桂;引气归元(肾)时用砂仁。砂壳(砂仁的外壳)也有理气醒胃的作用,但缺乏砂仁温中散寒的效力。砂壳气味薄、燥性小,肝旺胃弱者用之合宜。据近代药理研究,砂仁有芳香健胃作用,可促进胃的机能,促进消化液的分泌,并可排除消化管内的积气。用量一般为五分至一钱半。特殊需要时可用至二、三钱。入煎剂时,宜打碎后下,久煎可减小药效。砂壳体轻,一般用三、五分或七、八分。本品有芳香温燥之性,阴虚有实热者慎用。◎白豆蔻白豆蔻味辛,性温。是常用的行气、化湿、健胃、止呕药。能宣散肺中滞气,温行胃中寒气,燥化脾经湿气。适用于脾胃虚寒、湿郁或气滞而导致的消化不良,呕吐反胃,胸脘满闷,腹部胀痛等症。常配合藿香、半夏、陈皮、生姜、丁香等同用。本品有芳香行气温燥化湿的特长,可用于治疗夏秋之交发生的湿温病(身热不扬、有汗而热不退、头痛身重胸脘堵闷、食欲不振、口不渴或口甜、小便不利、舌苔白厚滑腻、脉象濡滑缓)。常配合杏仁、苡仁、厚朴、半夏、滑石、通草、竹叶(三仁汤)等同用,而收到辛开、苦降、淡渗的功效,是治疗湿温最常用的方药。白豆蔻配陈皮、生麦芽、香稻芽等,可用于食欲不振;配高良姜、香附、干姜、吴萸等,可用于胃寒疼痛。白蔻衣(即白蔻皮)长于理气宽胸消胀,温性较白蔻小,可应证选用。用量一般五分至二钱。若去皮使用,名白蔻仁。入汤药“后下”药效较好。肺胃火盛及气虚者忌用。注意:处方上如果只写“蔻仁”药房即给紫蔻仁。紫蔻仁主用为芳香行气,温中调胃药。功效介于砂仁与白蔻之间,芳香温燥之性,此砂仁较小,但此白蔻稍强。故在调胃药中,有时可以紫蔻仁代替砂仁。◎荔枝核 荔枝核味甘,性温。有行散滞气的作用,适用各种气滞作痛等症。 本品能入肝经,最常用于治疗疝气疼痛、睾丸坠胀疼痛等症。常配合小茴 香、橘核、青皮、乌药、川楝子等同用。荔枝核(烧存性)配炒香附,可用于 妇女腹郚血气凝滞而刺痛。配高良姜、香附、五灵脂,可用于胃脘痛。 荔枝核还可用于治疗奔豚气(病人自觉有气发于小腹,向上攻冲,冲至心 下或上腹部即疼痛发作)。常配合小茴香、木香、吴萸、肉桂等同用。例如《 医学心悟》奔豚丸(荔枝核八钱、小茴香七钱、木香七钱、肉桂三钱、附子五 钱、吴萸五钱、茯苓一两半、橘核一两半、川楝子一两,共为细末,炒砂糖为 丸,每服二钱,淡盐汤送下。有热证者可减去肉桂、附子)。我常以奔豚丸方 合桂枝加桂汤(桂枝、白芍、炙草、生姜、大枣、肉桂或不加肉桂而加重桂枝 的用量)、旋覆代赭汤(旋覆花、生赭石、半夏、党参、生姜、甘草、大枣) ,三个方子的主要药物合起来,随证加减,作为汤药,治疗奔豚气病(西医往 往诊断为神经官能症),也每收良效,提供参考。 用量一般二至四钱。无寒湿滞气者慎用。◎川楝子川楝子味苦,性寒。亦名金铃子。本品能入肝经舒肝气。故常用于治疗肝气痛、肝气胀、胁痛. 疝痛、胸脘满闷疼痛等症。常配合元胡、木香、青皮、厚朴、香附等同用。前人经验认为川楝子“为疝气要药”,但其性寒凉,须配合小茴香、荔枝核、吴萸、肉桂、乌药等同用。炒用也可减少寒性。川楝子配元胡,可用于热性胃痛;配枳壳、香附,可用于肝热胁痛。配乌梅、川椒,可用于蛔虫腹痛。荔枝核治疝,性温。川楝子治疝,性寒。苦楝子偏于杀虫,常用其根。川楝子偏用于舒肝理气,治疝用量一般为一至三钱。脾胃虚寒者忌用。◎香附 香附味辛微苦,性平。是最常用的理气开郁药。其性宣畅,能通行十二经 、八脉的气分,前人称它能“主一切气”,解六郁(气郁、血郁、痰郁、食郁 、火郁、湿郁),调月经。常用于以下几种情况: 1. 舒肝解郁:香附芳香辛散,有调气、舒肝、解郁的作用。可用于因情 绪不畅、肝气郁滞而致的脘腹胀满,胁肋胀痛,吃饭不香,胸闷喜长吁等症。 常配合柴胡、白芍、郁金、青皮、陈皮、木香、厚朴、苏梗等同用。①兼有血 郁的(舌质紫暗、月经不潮,面色不华等),可酌加川芎、红花等;②兼有痰 郁的(舌苔白腻、呕恶多痰、仁胖、不欲饮水等),可酌加半夏、橘红、茯苓 等;③兼有食郁的(食欲不振、嗳腐吞酸、舌苔厚、胃脘痞闷等),可酌加炒 槟榔、焦神曲、炒麦芽等;④兼有湿郁的(舌苔水滑、胸闷、不愿喝水、或有 轻度浮肿、便溏等),可酌加苍术、白术、羌活、猪苓、泽泻等。⑤兼有火郁 的(口苦、心烦、尿黄、舌尖红),可酌加栀子、黄芩、川楝子等。 2. 行气定痛:香附行气通滞,通则不痛。最常用于气滞胃痛(胃痛由生 气引起,或遇有心情不舒畅则胃痛加重,兼有胁肋胀痛,脉弦等)。常配合高 良姜、木香、白豆蔻、川楝子、元胡、白芍、苏梗等同用。常用的药方如良附 散:取香附二至三两为细末,装入瓶中盖紧;再取高良姜二至三两为细末,装 入另一瓶中盖紧。遇有气滞寒郁的胃脘痛,如辨其为气滞重于寒郁(生气则痛 加重或攻及胁肋、性急易怒、脉弦),可取香附末七分、高良姜末三分,混合 为一包,温开水送服。如辨其为寒郁重于气滞(胃脘喜暖、喜热饮食、遇寒痛 加重、脉弦迟缓),可取高良姜末七分,香附末三分,混合为一包,温开水送 服。如辨其为气滞寒郁并重的,可取香附末、高良姜末各五分,混合服用。注 意两种药末,要在使用时再混合,效果较好。我还常把良附散、百合汤、丹参 饮三个方子合起来使用,自命名“三合汤”,用于久治不愈、虚实寒热证交错 互见的胃脘痛(包括溃疡病、慢性胃炎、胃窦炎等),往往取得比较满意的效 果。现把具体药方举例如下:高良姜三钱、香附三钱、百合一两、乌药三钱、 丹参一两、檀香二钱(后下)、砂仁八分(或草蔻三钱)如痛点明显固定及舌 质暗或有瘀斑的,还可加失笑散(五灵脂、蒲黄)。吐酸水的,加瓦楞子。 大便干的加生大黄、槟榔等等,请参考试用。 3. 理气调经:香附本为行气药,但又能入血分,所以前人称它为“血中 气药”(意思是能入血分的行气药)。能理气调经(调整月经周期),对妇女 因情绪不畅、肝气郁滞而引致的月经不调、过期不潮、行经腹痛等症有效。常 配合当归、白芍、熟地、红花、五灵脂、川楝子、小茴香、乌药、桃仁等同用 。本品还能引补血药至气分以生血,无论胎前、产后各症,皆可结合使用,所 以前人又称香附为“女科要药”。 ①香附生用,偏于上行胸膈,外达皮肤;②制熟用则偏入肝肾而利腰足。 ③用于通行经络时宜酒浸炒;④用于消积聚时,宜醋浸炒;⑤用于消化痰饮, 宜姜汁浸炒;⑥用于妇女崩漏、月经过多,宜炒黑用(名黑香附,兼有止血作 用)。 ①香附与党参、白术等同用,可助其益气;②与熟地、当归等同用,可助 其补血;③与木香同用,可疏滞和中、行肠胃滞气;④与檀香同用,则理气宽 胸、消胀醒脾;⑤与沉香、柴胡同用,可升降诸气;⑥与川芎、苍术同用,可 解诸郁;⑦与栀子、黄连同用,可降火清热;⑧与茯苓、远志同用,可交心肾 之气;⑨与小茴香、补骨脂同用,可行肾经滞气;⑩与厚朴、半夏同用,可降 痰消胀;与三棱、莪术同用,可消散积块;与葱白、紫苏同用,可宣解表邪; 与艾叶同用,可暖子宫、活气血。 木香辛温,偏于行肠胃滞气,主入气分。香附辛平,偏于宣畅十二经气分 ,兼入血分。青皮入肝,破气散结,兼能治疝。香附入肝,理气开郁,兼能调 经。厚朴行气,偏用于消胀除满。香附行气,偏用于舒肝解郁。用量一般一至 三钱。气虚血燥者慎用。据近代研究报导,香附能抑制子宫肌收摍,并对肌紧 张有弛缓作用。◎木香 木香味辛、苦,性温。能行肠胃滞气,疏肝开郁,和胃健脾。是常用的行 气药。气行则痛定,故可治一切冷气滞塞疼痛。 木香偏于行肠胃系统的滞气。常用于肠胃气滞而引致的胃脘痛,胃脘胀闷 ,脘膈间胀闷多嗳、腹胀等症。可配合藿香、香附、良姜、槟榔、砂仁、草蔻 、丁香等同用。兼有胁痛的,可加炒川楝子、枳壳、青皮等。 本品又有芳香化湿的作用。对于肠胃气滞、湿停不化所致的呕吐,腹痛, 泻泄等也常以本品配合藿香、佩兰、竹茹、半夏、茯苓、灶心土、木瓜、黄柏 、黄连等同用。 木香配黄连,名香连丸,是治疗痢疾的常用方。以木香行肠胃滞气而除里 急后重,兼能芳香化湿:黄连燥湿清热、凉血解毒而止大便脓血。故对肠胃湿 热积带所致的痢疾,效果良好。临床上常以香连丸方随证加减,用于治疗各种 痢疾。例如:①湿重者可加茯苓、苡米、苍术、车前子;②热重者可加黄芩、 黄柏、白头翁、马齿苋;③食滞者可加焦三仙、槟榔、炒内金;④有表症者可 加葛根、荆芥;⑤有寒者可加吴萸、肉桂、干姜;⑥腹痛重或大便脓血多者, 可加白芍(重用)、当归等等。 本节所学的药方例子,可用于细菌性痢疾、溃疡性结肠炎等。木香: ①配砂仁可治脘腹痞满;②配槟榔可除里急后重;③配莱菔子可治腹胀;④配 小茴香可治疝痛;⑤配乌药可治小腹部气逆作痛。 砂仁行气偏用于和中消食除痞闷,兼能引气归肾。木香行气偏用于行肠胃 滞气而消腹胀,兼能燥湿治泄、实大肠。 槟榔破气去滞消食,其性降,兼治脚气。木香行气消胀和肠胃,其性燥, 兼能治痢。 乌药偏用于顺膀肾逆气(小腹部气胀、气痛),木香可用于治冲脉逆气里 急(从小腹两侧至脐旁的部位逆气攻冲作痛)。 入行气药时,宜用生木香;入治泄、实大肠药时,宜用煨木香(用纸裹煨 过)。补药中,少佐一些木香,可以免除滋腻、呆滞的弊病而增强治疗效果。 例如香砂六君汤、归脾汤中都用了一些木香。用量一般为三分至三钱。特殊需 要时也可用至四钱。 肺虚有热、血分燥热、及虚火上冲者均忌用。据近代研究报导,木香对副 伤寒杆菌及一些致病性霉菌有抑制作用;并对胆绞痛时的脘腹胀痛、逆气攻痛 等有效。◎厚朴 厚朴味苦辛,性温。主要作用是下气、除满、燥湿、消胀。对脾胃运化力 差,又受寒湿侵袭而致中焦运化失常、寒湿停滞所引起的胸腹满闷,呕吐,腹 部胀满等症,可用本品配合木香、干姜、草蔻、陈皮、茯苓、半夏、藿香等同 用。如湿邪较重的(胸闷少食、舌苔白厚而腻、脉濡、滑、缓),可再加用苍 术、炒苡米、砂壳等。如寒邪化热,热结肠胃而出现腹部胀满、痞硬不喜按、 大便秘结、下午身热、谵语等症,可配枳实、生大黄、芒硝等同用。例如(伤 寒论)中的大承气汤(厚朴、枳实、生大黄、芒硝)、小承气汤(厚朴、枳实 、生大黄)等。 因本品能降气,故对胸腹胀满、气上逆而喘咳之症,也常配用。例如桂枝 加厚朴杏仁汤(桂枝、白芍、炙草、生姜、大枣、厚朴、杏仁),可用于外感 风寒、自汗的咳喘。苏子降气汤(苏子、半夏、炙草、前胡、厚朴、陈皮、当 归、生姜、肉桂),可用于痰多气逆、胸满咳喘等症。 枳实破气,偏用于消积滞、除痞硬,兼能泻火。厚朴下气,偏用于消腹胀、除胃满,兼能燥湿。大腹皮下气消胀,兼能利水,偏用于腹部水肿。厚朴下气消胀,兼能燥湿除满,偏用于腹胀便结。大腹皮利水之力优于厚朴;厚朴下气之力优于大腹皮。苍术燥湿,能除脾湿、升清阳。厚朴燥湿,能除胃满降积滞。虽都能燥湿,但一升一降,各有不同。青皮破肝气郁结,治因怒胁痛。厚朴下胃肠积气,治胀满腹痛。厚朴花性味功用与厚朴大致相同,但药力较小,。兼能理肝气、治肝胃气滞、胃脘闷痛等,又是其特点。厚朴花偏用于上、中二焦,厚朴偏用于中、下二焦。厚朴生用偏于下气;姜汁炒用,偏于止呕。配党参、白术、茯苓、肉蔻、五味子等,可用于治泄。配青皮、川楝子,可用于肝胃气滞而痛。用量一般为七、八分至二钱。急、重症也有时用到三、四钱或再多些。本品为温燥下气之品,虚人及孕妇慎用。现代研究报导,本品煎剂在试管中,对金黄色葡萄球菌有很强的抑制作用。◎乌药 乌药味辛,性温。主要有行气宽胀、顺逆止痛、温散肝肾冷气、疏达腹部 逆气的作用。是常用的温性行气药,兼能温肾缩小便。 本品善长于治下焦居于寒性的气痛,临床上最常用为温肾治疝的要药。对 由于肾间冷气波及肝经而致的少腹攻痛、疝气疼痛、睾丸冷痛坠胀等症,可以 本品配合吴萸、木香、青皮、炒小茴香、炒橘核、荔枝核、肉桂、川楝子等同 用。常用的药方如天台乌药散:乌药、木香、小茴香、良姜、青皮、槟榔、川 楝子(用巴豆、麦麸同炒,去巴豆与麦麸)等。对于因寒邪侵犯脾胃,中焦寒 冷,气行不畅而致消化不好,胸腹胀痛、绵绵不休,甚则呕吐,胃部喜暖,进 稍凉的饮食则上述症状加重等症,可用本品温散脾寒、行气宽胀、顺逆止痛。 常与香附、高良姜、陈皮、半夏、神曲、生姜、吴萸等同用。对妇女受寒而致 的行经腹痛,可配合当归、吴萸、香附、炒小茴香、川芎、炒白芍、肉桂、炮 姜等同用。 因肾经虚冷而致小便次数多者(尿色不甚黄、尿道无疼痛、遇寒加重), 常用本品配桑螵蛸、益智仁、山药、五味子等同用。根据前人这一经验,曾治 疗一妇女,产后尿失禁十多年,西医诊断为膀胱麻痹。虽经多处诊治,都未见 效,裤中经常垫以棉絮等,非常苦恼。经望、闻、问、切四诊合参,诊所为肾 经虚寒、小便失司之证。治以温肾固摄之法,处方以八味地黄丸加乌药、桑螵 蛸等,服用十余剂,病去大半,再稍调处方,又进十余剂而痊愈。其处方主要 药物如下:熟地、山药、山萸、茯苓、泽泻、丹皮、附子、肉桂、乌药、桑螵 蛸、益智仁、覆盆子、五味子、龙骨、牡蛎、淫羊藿。这些药物可随证加 减,仅供参考试用。 小茴香暖下焦、散寒邪而定疝痛。乌药温肝肾、散冷气、顺逆气而治疝痛 。香附行十二经滞气,开郁散结,偏入肝胆,长于治少腹气滞。乌药顺膀肾逆 气,治疝、缩尿,偏入肾经,长于治小腹气逆。 用量一般为一钱半至三钱。气虚有内热者慎用。◎槟榔 槟榔味辛,性温。降气破滞是它的特长,兼能行痰下水,消积杀虫。 本品长于降气,前人经验认为“性如铁石之降”,能把人体最高部位之滞 气,降泻至极下之处。所以对于因气逆、气滞所造成的胸腹胀闷、嗳气呕逆、 腹满便难、痢疾后重、脚气水肿等症,都可使用。例如:对胸腹胀闷,常配合 枳壳、苏梗、藿香梗、厚朴花等同用。对嗳气呕逆,常配合生赭石(先下)、 旋覆花(布包)、苏子、丁香、半夏、竹茹等同用。对腹满便难,常配合厚朴 、枳实、生大黄等同用。对痢疾后重(前人认为调气则后重可除),常配合木 香、厚朴等同用。对脚气水肿,常配合紫苏、陈皮、木瓜、防己等同用。 对由于气滞不运而致痰食积聚,痎癖症瘕(肝脾大及良性肿物、囊肿、以 及某条肌肉紧张等)、虫积疳积、腹水胀满等症。可借本品降气破滞、行痰下 水、杀虫消积之力,配合消食、化痰、活血袪瘀、利尿、消积等品,随证加减 治疗。例如:对痰食积聚、痎癖(“痎”与“癖”是两种症候,但习惯上通称 痎癖。“痎”是形容脐两边有条状筋块扛起,状如弓弦,大小不一,或痛或不 痛;“癖”是指潜匿于两腑之间的积块,痛时摸之才觉有物)症瘕等症,可配 合焦三仙、莱菔子、黑白丑、桃仁、红花、三棱、莪术、生牡蛎、香附、郁金 、皂角子、山楂核、苍术、白术、枳实等同用。对虫症疳积等,可配合使君子 、乌梅、榧子、雷丸、南瓜子、胡黄连、川椒、细辛、焦三仙、炒内金等同用 。对腹水胀满,可配合茯苓、猪苓、泽泻、大腹皮、桂枝、陈皮、冬瓜皮等同 用。本品配葶苈子,能降痰治喘;配山楂核、莪术、能消积化滞。枳实消导积滞,除痞满的功效大于槟榔。槟榔降气下行的效力大于枳实。兼能杀虫。大腹皮(即槟榔的皮)散无形的气滞,消胀而利水。槟榔消有形的坚积,降气而行痰。使君子杀蛔虫、健运化。槟榔驱绦虫、消疳积。用量一般为一钱半至三钱。驱绦虫时,可用到二、三两或更多些。气虚及大便溏泄者不宜用。◎香橼香橼味辛酸苦,性温。有调气、宽胸、化痰的作用。本品适用于肝气郁滞而致的胁痛、胃院痛、脘腹满闷、嗳气、呕吐等症。常配合半夏、生姜、木香、砂仁、蔻仁、香附、苏梗、厚朴花等同用。对于痰气逆满而致的咳嗽胸闷. 痰多气喘,也可以配合苏子、杏仁、瓜蒌、紫苏、莱菔子等同用。玫瑰花舒肝和胃,兼能活血通络。香橼醒脾畅肺,兼能化痰妊娠初期使用本品能增进食欲。用量一般为一钱半至三钱。◎佛手佛手味辛苦酸,性温。主要功用是理气和中,舒肝解郁。本品适用于肝胃不和,气滞胃痛,胸闷胁胀,食欲不振,呕吐等症。常配合香橼、香附、苏梗、厚朴、半夏、陈皮、藿香等同用。佛手配青皮、川楝子,治肝气郁结而致的胃脘痛;配竹茹、黄芩,治妊娠呕吐;配降香、沉香曲能增强降逆止呕的作用。香橼化痰的作用大于佛手。佛手治呕的作用大于香橼。佛手花偏用于胸胁气滞作痛,并能开胃醒脾。佛手偏用于中焦气滞、胃痛、作呕。陈皮化痰燥湿的作用大于佛手。佛手舒肝解郁的作用胜于陈皮。用量一般为一钱半至三钱。香橼与佛手虽均为理气药,但其药力缓和、药性和平,适用于较轻之症,遇有气郁、气滞重症,须配合其他理气药同用。发表于:2011-05-18 20:17评论暂无评论,我来发表第一篇评论! 我要咨询 赵东奇 大夫 我要对这篇文章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用药心得十讲-焦树德
展开阅读全文
  语墨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用药心得与分享十讲》-焦树德(5~).doc
链接地址:http://www.wenku38.com/p-112690.html

                                            站长QQ:1002732220      手机号:18710392703    


                                                          copyright@ 2008-2020 语墨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8034126号

网站客服微信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