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48
  • 下载费用:15 金币  

普通话与-方言常见语法差异对照表.doc

关 键 词:
普通话 方言 常见 语法 差异 对照
资源描述:
-_普通话与方言常见语法差异对照表说  明  1、本材料供普通话水平测试第三项——选择、判断测试使用。  2、内容大致按词法和句法分类排列,词法在前,句法在后。量词、名词搭配表请参看另外一个文件。  3、本材料各语法类别下所列若干组句子,仅为举例性质,远非普通话与方言语法差异的全部,而且同一格式的句子(或词语)尽量不多举,测试命题时可按同格式替换、类推。  4、所列句子采用单一的选择题型,答案一般是普通话说法(题号右边标注*)放在前边,方言说法(题号后标“方”的)放在后边,命题时排列顺序应随机变动。  5、a≠b* ,表示当a b两句表达的意思不同时,两句都是普通话的说法。a=b方,表示a b两句表达的意思相同时,b句是方言说法。   汉语普通话与各方言之间的差别,总的来说语音方面表现最突出,因此,在进行普通话教学和训练的过程中,首先抓住方言区语音上的难点是完全正确的。其次是词汇,这一部分要比语音上的差别小一些。相对前两者而言,普通话与方言在语法上的差别显得小得多,不过,决不能因此而忽视语法上的差别。事实上,语法上的差别虽然小些,某些突出的现象却非格外留心不可。例如有些方言区的人学说普通话很容易就会说出“你走先”“我有看”“你讲少两句”一类的句子来。这些句子格式都不合乎普通话语法规范,直接影响表达效果。  这里说的方言和普通话的差异,实际上主要是指在测试中表现出来的地方普通话(指处于方言向普通话过渡中的一种“中介状态”)和标准普通话之间的差别。同是差异和问题,在语音和语法上的表现又有不同。语音上的差异主要表现在地区上,不同地区有不同的差别和问题,主要是带着不同口音的地方腔。而语法差异则不同,有时不同方言区之间会相互渗透一些方言的句式或表达习惯,几个不同方言区可能在在同样的语法问题,所以我们在做语法差异对比时,不以地区分类,而是按不同问题的类型进行分类。  方言中有一些句式,似乎和普通话一样,比如广西方言说“我不比他好”,意思是“我没有他好”。孤立地看,这句话没有语法错误,因为普通话中也有这样的句式。但是普通话中“我不比他好”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我没有他好”,二是“我和他一样”。广西话“我不比他好”只能表达前一层意思,如果要表达的是后一层意思,这种说法就错了。所以对于这一类句式,只有在一定的语言环境中才能判断出正误来。 一、词  尾  普通话和各方言都有一些词尾,最常见的如“子、儿、头”等,但这些词尾用在什么词语里,普通话和方言不所不同。最常见的是“子”尾,但普通话说“虾”,不带“子”,江苏很多地方都说“虾子”。与此相反,普通话中的“袜子”,在吴方言大都说“袜”或“洋袜”。普通话的“鼻子”,吴方言说成“鼻头”。江淮方言中名词的“子”尾特别多,儿化普遍比普通话少,甚至完全没有儿化。普通话中的“明年、麦穗儿、豆角儿、鸡、蝴蝶、脸盆、嘴唇、脚底板儿、肚脐眼儿、裤头儿、面条儿”等,在江淮方言中说成“明年子、麦穗子、豆角子、鸡子、蝴蝶子、脸盆子、嘴唇子、脚底板子、肚脐眼子、裤头子、面条子”。“裤子”“帽子”,山西某些地区说成“帽的”“裤的”或“帽儿”“裤儿”,“狐狸”说成“狐的”“狐子”。山西方言还往往把儿化词语的“儿”尾去掉,前边的词语重叠。各方言区还有一些普通话中没有的词尾,如吴方言普遍有“厨房间、厕所间、客堂间”的说法,普通话都不带“间”字。南昌话中重叠副词的词尾“子”,相当于北京话的“儿”。总体上说,方言中的词尾比普通话用得多些。我们说普通话时,要多加注意,去掉这些词尾,或改用普通话的词尾。 a、腿变粗了。  b、腿子变粗了。   (选对a* b方) a、我买了一顶帽子、一条裤子。  b、我买了一顶帽的、一条裤的。  c、我买了一顶帽儿、一条裤儿。   (选对a* b c方) a、有一窝鸡都让狐狸吃了。  b、有一窝鸡都让狐的吃了。  c、有一窝鸡都让狐子给吃了。   (选对a* b c方) a、灯丝儿又断了。  b、灯丝的又断了。  c、灯丝子又断的。   (选对a* b c方) a、门上有一个眼儿。  b、门上有一个眼眼。   (选对a* b方) a、把瓶子上的盖儿拧开。  b、把瓶瓶上的盖盖拧开。   (选对a* b方) a、我捉住它的小腿,把它带回去。  b、我捉住它的小腿子,把它带回去。   (选对a* b方) a、我就这样度过了童年。  b、我就这样子度过了童年。   (选对a* b方) 二、这  普通话中,指示代词“这”用来指代人和事物,表示“近指”,与“那”(远指)相对。在一些方言里常常没有“这”。 a、这支笔是谁的?  b、支笔是谁的?   (选对a* b方) a、这朵花真好看。  b、朵花真好看。   (选对a* b方) a、这本书是我的。  b、本书是我的。   (选对a* b方) 三、数  量  福建等一些方言的称数法与普通话说法不大一样,有的方言区的人说普通话往往在数量上加以替代或省略。 a、他今年二十一岁。  b、他今年二一岁。   (选对a* b方) a、我有一百一十八块钱。  b、我有百一八块钱。   (选对a* b方) a、这大米有一千三百公斤。  b、这大米有千三公斤。   (选对a* b方) a、这座山有一千九百五十米高。  b、这座山有千九五米高。  c、这座山有一千九五为高。   (选对a* b c方) a、距离考试还有一个多月。  b、距离考试还有月把天/月把日。   (选对a* b方) a、我们写作业用了一个多月。  b、我们写作业用了一点半钟。  c、我们写作业用了点半钟。   (选对a* b c方) a、他审阅了二百一十三个方案。  b、他审阅了二百十三个方案。   (选对a* b方) 四、二与两  在普通话里,“两”一般只作基数词,“二”除了作基数词,还可以作序数词,但在一般量词如“层”的前面,“二”只能作序数词,“二层楼”是第二层楼的意思。“二”与“两”都作基数词的时候,意思是一样的,但是根据普通话的习惯,用法也有许多不同。一些方言的习惯说法也与普通话不一样。 a、二比二(竞赛比分)。  b、两比两。   (选对a* b方) a、二比五。  b、两比五。   (选对a* b方) a、他大约要两三个月才能回来。  b、他大约要二三个月才能回来。   (选对a* b方) a、还有二两油。  b、还有两两油。   (选对a* b方) a、下午两点多。  b、下午二点多。   (选对a* b方) a、我家住在二层。  b、我家住在两层。   (选对a* b方) a、两个人的世界。  b、二个人的世界。   (选对a* b方) 五、给  动词“给”在湖北、湖南等地常说成“把”,南昌话把“给”说成“到”,在结构上也有不同。 a、把书给他。  b、把书把给他。  c、把书把我。   (选对a* b c方) a、给我一本书。  b、拿一本书到我。   (选对a* b方) 六、能(善于)  “能”在普通话里一种意思是表示“善于”,前边可以有程度副词“很”“非常”修饰。有些方言区用“会”代替“能”,普通话“程度副词+会”也有“善于”的意义,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能”和“会”通用。“程度副词+不会”表示不善于,但“不能”的前面不可以用程度副词。前面没有程度副词的“不会”和“不能”意义不同。 a、他很能说。  b、他很会说。  c、他很不会说话。  d、他很不能说话。   (选对a* b* c* d方) a、妈妈很能干活。  b、妈妈很会干活。  c、妈妈很不会干活。  d、妈妈很不能干活。   (选对a* b* c* d方) a、他不会不来。(一定会来)  b、他不能不来。(一定要来)   (选择a≠b* a=b方) 七、能(可以)  “能”在普通话中,还有“可以”的意思。四川等地在句中动词的后面加“得”表示可以,可能做某种动作。闽南方言也用“会”来表示可以、可能做某种动作。 a、这凳子能坐三个人。  b、这凳子坐得三个人。  c、这凳子会坐得三个人。  d、这凳子会坐三个人。   (选对a* b c d方) a、你能走吗?能走。  b、你会走吗?会。  c、你走得不?走得。   (选对a* a=b方 c方) a、这条裤子你能穿。  b、这条裤子你会穿。  c、这条裤子你穿得。   (选对a* a=b方 c方) a、开了刀,他笑都不能笑。  b、开了刀,他笑都笑不得。   (选对a* b方) a、他伤好了,能走路了。  b、他伤没好,不能走路。  c、他伤好了,会走路了。  d、他伤没好,不会走路。   (选对a* a=c方 b=d方) a、可以看,不可以摸。  b、会看得,不会摸得。   (选对a* b方) a、路太滑,我不能开快车。  b、路太滑,我不敢开快车。   (选择a≠b* a=b方) a、他能听得懂。  b、他会听得来。  c、他听会来。  d、他能听得知。  e、他晓得听。   (选对a* b c d e方) 八、来、去  “来”“去”在普通话句子中都有两种功能:一个是实意动词,一个是意义虚化,在动词后只表示一咱趋向;但“来”“去”所表示的趋向相反。在一些方言区中常常在“去”之前衍生出一个“来”字。有的动词后的“去”又说成“来”。闽南话中“来去”还有“将要”的意思,表示一种意向,指现在正开始行动。 a、我正要吃饭去。  b、我正要去吃饭。  c、我来去吃饭。   (选对a* b* c方) a、我告诉他。  b、我去告诉他。  c、我来去告诉他。   (选对a* b* c方) a、咱们逛街去。  b、咱们去逛街。  c、咱们来去逛街。   (选对a* b* c方) a、我们去问他。  b、我们来问他。  c、我们问他去。  d、我们去问他来。   (选对a≠b* “趋向不同”c* a=b方 d方) a、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好吗?  b、我们一起来去看电影好吗?   (选对a* b方)九、起  来  普通话里趋向动词“起来”常放在动词或形容词之后,表示动作或状态的开始,格式有“动词+起+宾语+来”,有时也可以说成“宾语+动词+起来”。有些方言把“起来”放在宾语之后。 a、下起雨来了。  b、下雨起来了。   (选对a* b方) a、说起话来没个完。  b、话说起来没个完。  c、说话起来没个完。   (选对a* b* c方) 十、形容词重叠  形容词在普通话中可以重叠,但单音节重叠一般要在后面加上“的”字,如“红”重叠为“红红的”。但在湖北、浙江等一些方言里常常没有“的”。有的方言里有三叠。状态形容词及其重叠形式和某些方言中的表示法也不同。另外要注意,性质形容词的重叠式和状态形容词不再受程度副词的修饰。 a、他的手洗得很白。  b、他的手洗得白白。  c、他的手洗得白白白。   (选对a* b c方) a、他穿着谈红色衣服。  b、他穿着浅红色衣服。  c、他穿着红红的衣服。    (普通话话“红红”是“很红”,闽南话“红红”是“有点儿红”)  (选对a* b* c方) a、血红血红的  b、血红红的  c、红蛮红的  d、红红哇的   (选对a* b c d方) a、冷冰冰  b、冰冰冷  c、冷冰哒  d、冰嘎凉   (选对a* b c d方) a、雪白雪白的  b、雪雪白的  c、雪白白的   (选对a* b c方) a、喷喷香  b、香喷喷  c、喷香香   (选对a* b* c方) a、清清白白  b、清清白  c、清白清白   (选对a* b c方) a、认认真真  b、认认真   (选对a* b方) a、高高兴兴  b、高高兴   (选对a* b方) a、大大方方  b、大大方  c、大方大方   (选对a* b a≠c*) a、普普通通  b、普普通   (选对a* b方) 十一、程度副词  普通话里“很、太、非常”等程度副词可以直接放在动词、形容词之前表示动作、性状的程度,不能直接放在动词、形容词之后。有些方言(如四川话)里却常把“很”直接放在动词、形容词之后表示程度。有些方言虽然程度副词也可直接放在动词、形容词之前,但所用的是不同于普通话的方言副词,如“好、好好、忒、过、老、异”等。 a、菜太老了,不能吃了。  b、菜老很啰,吃不得啰。   (选对a* b c方) a、这花儿多好看啊!  b、这花儿好好看啊!   (选对a* b c方) a、这天真蓝啊!  b、这天好好蓝啊!   (选对a* b c方) a、冬天北方非常冷。  b、冬天北方过冷。  c、冬天北方老冷。  d、冬天北方异冷。   (选对a* b c d方) a、我太紧张了。  b、我过紧张了。  c、我忒紧张了。  d、我太过紧张了。   (选对a* b c d方) a、他非常可爱。  b、他好好可爱。  c、他上可爱。   (选对a* b c方) a、这朵花真香。  b、这朵花几香啊。  c、这朵花老香。   (选对a* b c方) a、这菜太咸。  b、这菜齁咸。  c、这菜伤咸。  d、这菜咸伤了。  e、这菜老咸。   (选对a* b c d e方) 十二、范围副词  范围副词“都”“全”在普通话中表意基本相同,在“都/全+动词+补语”的格式中,表示“全部”。一些方言表示该意义往往用“动+动+补语”的格式。 a、你们都出去。  b、你们全出去。  c、你们全都出去。  d、你们出出去。   (选对a* b* c* d方) a、都收起来。  b、收收起来。   (选对a* b方) 十三、否定副词“不”  普通话里表示否定的副词“不”,在福建等一些方言中常常说成“没,没有”。  普通话中表示“完成、存在状态”,一般在动词后带助词“了 le、着 zhe”。四川等地方言中经常在动词后带“得有”或“有”再带宾语,表示事物的存在,即“(动)得有(宾语)”。有时普通话中需要用“有”来表示的,方言里也用“得有”来表示。有的方言里用“有”表示曾经等,直接放在动词前面。 a、他手表丢了找不到。  b、他手表丢了没有地方找。   (选择a≠b* a=b方) a、你去,我不去。  b、你去,我没有去。   (选对a* b方) a、不,他不是这样唱的。  b、没有,他不是这样唱的。   (选对a* b方) a、这菜不咸。  b、这菜没有咸。   (选对a* b方) a、他不回家。  b、他没有回家。   (选择a≠b* a=b方) a、我吃不到荔枝。  b、我吃没有荔枝。   (选对a* b方) a、妈妈说红的花多半不香。  b、妈妈说红的花多半没有香。   (选对a* b方) a、他脑子不笨。  b、他脑子没有笨。   (选对a* a=b方) 十四、介词:被  普通话里常用介词“被”(口语里常用“叫、让”等)或者用“被”引进施事宾语,放在谓语动词前,构成表示被动意义的“被字句”。一些方言里表示被动意义的介词的位置跟普通话相同,但所用介词与普通话不同。如湖南长沙把“被”说成“捞”,临武把“被”说成“阿”。山西把“被”说成“招”“得”。四川等地把“被”说成“遭”“拿给”等。湖北等方言区把“让”说成“尽”“把”等。甚至用“把”兼当“把字句”和“被字句”的公词,如“弟弟把他哥哥打了”。福建等地区口语里还常用“给”表示被动意义,有时会造成歧义。 a、书被弟弟撕坏了。  b、书阿弟弟撕坏了。   (选择a* b方) a、妹妹的书包被树枝挂破了。  b、妹妹的书包遭树枝枝挂破啰。   (选对a* b方) a、我的书被别人借走了。  b、我的书遭别人借走啰。  c、我的书拿给别人借走了。   (选对a* b c方) a、我们被他骂了一顿。  b、我们遭他骂了一顿。  c、我们招他骂了一顿。   (选对a* b c方) a、大家都被他说乐了。  b、大家都叫他说乐了。  c、大家都招他说乐了。  d、众人都得他说乐了。   (选对a* b* c d方) a、别让他跑了。  b、别尽他跑了。  c、别被他跑了。   (选对a* b c方) 十五、介词:从、在、到、向、往  “从”在普通话里是表示动作起始点的介词,常常宾语构成介词短语作状语。福建常把“从”说成“对”“走”等。山西地区说成“朝”“赶”“假”“跟”“以”“拿”“到”等。  普通话里常用介词“在、到”构成介词短语作谓语动词的状语或补语表示处所。有些方言区把“在、到”说成“咧、撂、搁”等,有的干脆省略掉介词,让谓语动词与后面的处所名词直接组合。  表示方向的介词“往”山西地区说成“去”。“向”福建地区说成“给”。 a、从杭州出发。  b、对杭州出发。  c、起杭州出发。   (选对a* b c方) a、从这儿离开。  b、走这儿离开。  c、起这儿离开。   (选对a* b c方) a、我从太原来。  b、我朝太原来。  c、我赶太原来。  d、我迎太原来。  e、我假太原来。  f、我以太原来。  g、我拿太原来。   (选对a* b c d e f g方) a、面包掉在地上了。  b、面包掉咧地上了。  c、面包掉撂地上了。   (选对a* b c方) a、把花放到窗台上吧。  b、把花放咧窗台上吧。  c、把花放撂窗台上吧。   (选对a* b c方) a、你把钱放在桌子上吧!  b、你把钱放桌子上吧!  c、你把钱稳儿桌子上吧!   (选对a* b c方) a、在黑板上写字。  b、搁黑板上写字。  c、跟黑板上写字。   (选对a* b c方) a、你往东走,我往西走。  b、你去东走,我去西走。   (选对a* b方) a、向老师借书。  b、给老师借书。   (选择a≠b* a=b方) 十六、动态助词:着、了、过  普通话里表示动态的助词主要有“着、了、过”三个,附着在动词或形容词之后表示动词形容词的某种语法意义。动态助词“着”用在动词、形容词后面,主要表示动作在进行或状态在持续,有时表示动作后的存在状态。“了”主要表示动作行为的完成。四川、湖北等地常把“着”或“了”说成“得有”,把“着”说成“倒”“起”等。四川话还可以在动词后面带“起在”“倒起”等,表示普通话里“着”的意思。福建方言区有些地方还把“了”说成“掉”。有的方言里把“着”放在宾语之后。  普通话动态助词“过”用在动词、形容词后面,主要表示动作的完成,或者表示曾经发生这样的动作、曾经具有这样的状态。有些方言区(如广东、福建)则常用“有+动”或“有+动+过”的格式来表示。“有”字跟其他动词连用,在普通话里仅限于一些来自文言的客套话,例如:“有请”“有劳”“有待”“有赖”。 a、我带着钱呢。  b、我带得有钱。   (选对a* b方) a、他额头上又没有刻着字。  b、他额头上又没有刻得有字。   (选对a* b方) a、他带着火柴呢。  b、他带得有火柴呢。   (选对a* b方) a、给你留了包子。   b、给你留得有包子。   (选对a* b方) a、今天走了五十里路。  b、今天走得有五十里路。   (选对a* b方) a、他看着看着就睡着(zháo)了。  b、他看倒看倒就睡着了。   (选对a* b方) a、我们都等着你呢!  b、我们都在等倒你在!   (选对a* b方) a、他要做,你也只好看着。  b、他要做,你也只好看起。  c、他要做,你也只能看倒。   (选对a* b c方) a、师傅把着手教我。  b、师傅把倒手教我。   (选对a* b方) a、坐着说不如站着干。  b、坐起说不如站起干。   (选对a* b方) a、他还玩着呢。  b、他还耍起在。   (选对a* b方) a、提包在墙上挂着呢。  b、包包在墙壁上挂起在。   (选对a* b方) a、气死了。  b、气死掉。   (选对a* b方) a、妈妈在家等着你呢。  b、妈妈在家等你着呢。   (选对a* b方) a、这件事我说过。  b、这件事我有说。  c、这件事我有说过。   (选对a* b c方) a、今天上午他来过。  b、今天上午他有来。  c、今天上午他有来过。   (选对a* b c方) a、他读过书。  b、他有读书。   (选对a* b方) a、我写过一篇关于妈妈的作文。  b、我有写过一篇关于妈妈的作文。   (选对a* b方) a、我来过福州。  b、我有来过福州。  c、福州我有来。   (选对a* b c方) a、老师为此表扬过我。  b、老师为此有表扬过我。   (选对a* b方) a、爸爸早年做过苦力。  b、爸爸早年有做过苦力。   (选对a* b方) a、听说玛利亚到过长城。  b、听说玛利亚有到过长城。   (选对a* b方) 十七、结构助词:的、地  普通话里的结构助词“的、地”,在有些方言里说成“葛、子”。另外,在测试中有的人普通话发音很好,但往往知某些助词上露出方言词来。比如吴方言有一个用在句末的助词“葛”,出现频率很高,它大体相当于普通话的“的”,人们在说普通话时,常常会不自学地把它变为“的”。例如“很好的。”“他会来的。”这似乎没什么问题,因为有时普通话里也这么说,但有时这种表达相对而言在交际中不够规范。 a、这是你的字典。  b、这是你葛字典。   (选对a* b方) a、我们慢慢地走。  b、我们慢慢子走。   (选对a* b方) a、慢慢地吃。  b、慢慢儿吃。  c、慢慢子吃。   (选对a* b* c方) 十八、语气词  普通话里语气词用在句尾,表示种种语气,依据所表示的语气不同分为陈述语气、疑问语气、祈使语气和感叹语气。普通话里表陈述语气的“嘛”湖北话中经常用“唦”“着”“子”等;表陈述语气的“呢”,内蒙古等地用“的嘞”。疑问语气词“吧”,内蒙古方言中常用“哇”。有时不需要句末语气词,有的地方却加上语气词“的”。有时应该用语气词“了”,有的地方却用了“的”。 a、先坐下,你别慌嘛。  b、先坐下,你别慌唦。  c、先坐下,你不慌着。   (选对a* b c方) a、你忙什么呀?  b、你忙什么子?   (选对a* b方) a、姐姐看孩子呢。  b、姐姐看孩子的嘞。  c、姐姐看孩子的哩。   (选对a* b c方) a、这是上次看的电影吧?  b、这是上次看的电影哇?   (选对a* b方) 十九、前  缀  在普通话中没有前缀的地方,晋方言区一些地方会加上前缀。 a、开了一朵红花。  b、开了一圪朵红花。   (选对a* b方) a、他可会哄人呢。  b、他可会日哄人哩。   (选对a* b方) a、那是个能人,要一套有一套。  b、那是个日能人,要一套有一套。   (选对a* b方) a、溅了一地水。  b、不溅了一地水。   (选对a* b方) 二十、动不动、形不形  “动有动”和“形不形”句式,是普通话的一种选择疑问句式,选择项是一件事物的肯定和否定,常说成“A不A、AB不AB”或“A没A、AB没AB”等形式。烟台(老派)、威海、荣成、文登、乳山、牟平等县市,说成“是不A、是不AB”或“是没A、是没AB”的形式。龙口、蓬莱、长岛等地说成“实A、实AB”等的格式。湖北和山东有些地区(招远、长岛等)用动词、形容词重叠的形式来表示反复问的意义,构成“AA、AAB”形式。  山东潍坊、济宁等地常用简略的形式表示疑问,在动词、形容词后面加上“不”构成“A不”或“AB不”的格式,“不”后面的形容词和动词一般不再出现。  还有些地区(菏泽等地)则直接在动词、形容词后加助词“啵”来表示疑问。淄博、青州、临朐、寿光等地通用的格式是“A啊吧?”或者“A啊不?”“AB啊不?” a、你看不看电影?  b、你是不看电影?   (选对a* b方) a、你家里有没有人?  b、你家里是没有人儿?   (选对a* b方) a、天黑没黑?  b、天是没黑?   (选对a* b方) a、菜咸不咸?  b、菜实咸?  c、菜阿咸?   (选对a* b c方) a、电影好看不好看?  b、电影儿实好看?   (选对a* b方) a、你去不去?  b、你实去?   (选对a* b方) a、这菊花香不香?  b、这菊花香香?   (选对a* b方) a、他聪明不聪明?  b、他聪聪明?   (选对a* b方) a、你去不去逛街?  b、你去去逛街?   (选对a* b方) a、你们来过没来过?  b、你们来来没呐?   (选对a* b方) a、他们坐不坐?  b、他们坐不?   (选对a* b方) a、屋里热不热?  b、屋里热啵?   (选对a* b方) a、行不行?  b、中啊吧?  c、中啊不?   (选对a* b c方) a、你有没有钱?  b、你有钱啊吧?  c、你不钱啊不?   (选对a* b c方) a、那东西重不重?  b、那东西重咧不?  c、那东西重啊不?  d、那东西重咧不咧?   (选对a* b c d方) 二十一、会不会、能不能、有没有  普通话里用来表示疑问的句式“会不会”,在四川等一些方言区中用“(动)得来(动)不来”“(动)得来不”(表示没有能力做某事)或“得不得(动)”(表可能)这样的句式。普通话回答是在动词前面加“会、不会”来表示,而四川等方言一般用“(动)得来”或“(动)不来”(表没有能力做某事),或者用“不得(动)、不得会(动)”(表可能)。但像“合得来、合不合来;谈得来、谈不来”等是一些方言和普通话里都有的说法,表达的意思也一样。普通话里表许可或可能的疑问句式“能不能(动)”“能(动)不能(动)”,在有些方言里用“(动)得不”来表示,回答一般用“(动)得”表示肯定或许可,用“(动)不得”表示否定或不许可。普通话中“有没有”的意思,有的方言区用“得不得”来表示。 a、这种舞你会不会跳?  b、你会跳这种舞吗?  c、这种舞你会跳不会跳?  d、这种舞你跳得来跳不来?  e、你跳得来这起舞不?  f、这种舞你跳得来不?   (选对a* b* c* d e f方) a、我们不会说谎。  b、我们说不来谎。   (选对a* b方) a、我不喜欢闻烟味儿。  b、我闻不来烟味儿。   (选对a* b方) a、他不吃辣椒。  b、他吃不来辣椒。   (选对a* b方) a、——他会不会不理我?    ——不会,他不会。  b、——他得不得不理我?    ——不得,他不得。   (选对a* b方) a、——他会不会来?    ——他不会来。  b、——他得不得来?    ——他不得来。   (选对a* b方) a、他不会强迫我们走。  b、他不得会强迫我们走。   (选对a* b方) a、——他行不行?    ——不行,真的不行。  b、——他得不得行?    ——不得行,真的不得行。   (选对a* b方) a、——你能不能走?    ——我能走。/我不能走。  b、——你走得不?    ——我走得。/我走不得。   (选对a* b方) a、这东西能不能吃?  b、这东西能吃不能吃?  c、这东西吃得不?   (选对a* b* c方) 二十二、不知道、不认得  普通话里的“不知道、不认得”等表示法,湖北有的地区说成“找不到”。有些地区把“不认得”说成“认不到”或“不会认得到”。有的地区还把否定词“不”移位到“知道”或“认得”之间,或者说成“晓不得”。 a、这件事我不知道。  b、这件事我知不道。  c、这件事我晓不得。   (选对a* b c方) a、这个人我不认得。  b、这个人我认不到。  c、这个人我不会认得到。   (选对a* b c方) a、这道题怎么答,我不知道。  b、这道题怎么答,我知不道。  c、这道题怎么答,我找不到。  d、这道题怎么答,我晓不得。   (选对a* b c d方) a、这事我真的不知道。  b、这事我真的知不道。  c、这事我真的找不到。   (选对a* b c方) 二十三、动+宾+补、动+补+宾  补语和宾语都在动词后面,两个成分同时出现时,涉及语序问题。这种顺序有的时候取决于补语,即不同的补语和中心语结合的紧密程度不同。有时候又取决于宾语,即不同的宾语要求有不同的位置。表示结果、程度、可能的补语跟动词关系密切,一般紧接动词谓语后,总是在宾语前面。有些方言把这个补语在宾语之后(如粤、闽、客家等方言)。湖南方言有些也常在否定句中把宾语放在补语前边。  在一些方言里,否定副词和数量补语的语序也常有变化。作为数量补语,在普通话里一般既可放在宾语前,又可置于宾语后,形成“动宾补”和“动补宾”两种句式,但两者表示的意义稍有不同,“动补宾”中更强调“宾语”。 a、我说(比、打、跑)得过他。  b、我说(比、打、跑)他得过。  c、我说(比、打、跑)得他过。   (选对a* b c方) a、我说(比、打、跑)不过他。  b、我说(比、打、跑)他不过。  c、我说(比、打、跑)不他过。   (选对a* b c方) a、我想看他一下。  b、我想看一下他。  c、我想看他下子。   (选择a≠b* 其中b强调了“他”,a=b方 c方) a、我找过他几次。  b、我找过几次他。   (选择a≠b* 其中b强调了“他”,a=b方) 二十四、双宾语  a、我给他三的苹果。  b、我给三斤苹果他。  c、我苹果给他三斤。  d、我给三的苹果给他。  e、我苹果三斤给他。   (选对a* b c d e方) a、送我一件衣服。  b、送一件衣服我。  c、送一件衣服给我。  d、衣服一件送我。  e、衣服送一件给我。   (选对a* c* b d e方) 二十五、状+动/形  普通话里,副词与动词、形容词组合时,副词放在被修饰、限制词语前作状语,而有些方言(如广东、广西、上海、福建一些地方)则把它们放在被修饰、限制词语后作补语。 a、别客气,你先走(去、洗、说、看、睡、吃)。  b、别客气,你走(去、洗、说、看、睡、吃)先。  c、别客气,你走(去、洗、说、看、睡、吃)头先。  d、别客气,你走(去、洗、说、看、睡、吃)在先。   (选对a* b c d方) a、注意,少喝点酒对身体有好处。  b、注意,喝少点酒对身体有好处。   (选对a* b方) a、上海快到了。  b、上海到快了。   (选对a* b方) a、汽车快来了。  b、汽车来快了。   (选对a* b方) a、他快吃完饭了。  b、他饭吃好快了。   (选对a* b方) a、你再吃一碗。  b、你吃一碗添。   (选对a* b方) a、他们还没扫干净。  b、他们扫没没干净。   (选对a* b方) a、这朵花儿很红。  b、这朵花儿红极。  c、这朵花红得极。   (选对a* b c方)二十六、状+动+补  在普通话里这种句式中的状语多为“多”或“少”,补语一般都是数量补语。在广西等一些方言里常常把在动词前的状语“多”“少”放在动词后。这样,有的形成了错误的句子,有的句子仍然是正确的,但是“多”“少”等词在功能上发生了变化,句子的意义也发生了变化。 a、你少说两句。  b、你说少两句。   (选对a* b方) a、你多吃一点。  b、你吃多一点。   (选择a≠b* a=b方) a、多用一点时间来陪孩子。  b、用多一点时间来陪孩子。   (选对a* b方) a、今天多送你一点礼物。  b、今天给送多一点礼物。   (选对a* b方) a、请你多拿点儿。  b、请你拿多点儿。   (选择a≠b* a=b方) a、请你多喝两杯。  b、请你喝多两杯。   (选对a* b方) 二十七、形/动+补  普通话里“形/动+补”格式,在湖北、山西等一些方言里有不同的表示法,有的格式上有差别,有的补语用词有不同。 a、衣服叫他弄脏了。  b、衣服叫他弄脏了脏。   (选对a* b方) a、这本书给他弄丢了。  b、这本书给他弄丢了丢。   (选对a* b方) a、天气热得很。  b、天热得太太。  c、天热得来来。   (选对a* b c方) a、他累得满头大汗。  b、他累得汗流。  c、他累得汗滴滴声。   (选对a* b c方) a、把桌子搬开了。  b、把桌子搬转了。   (选对a* b方) 二十八、够+形、动+清楚+了  普通话中有“够+形”或“动+清楚+了”等格式,表示动作或状态达到一定程度。一些方言则用“有+形”或“动+有”的格式来表示这种意思。 a、菜够咸了。  b、菜有咸。   (选对a* b方) a、我听清楚了。  b、我听有。   (选对a* b方) 二十九、补 语  普通话里表示可能或不可能的动补结构“动+得/不+了”,其中补语“了(liǎo)”在一些方言里说成“倒”或“脱”,有时也说成“起”。普通话里用趋向动词“上”“下”充当的补语,在四川方言中常用“起”。有些动补结构在吴方言和江淮方言中常常重复动词,然后加补语。 a、你们来得了来不了?  b、你们来得倒来不倒?   (选对a* b方) a、我们走不了啦。  b、我们走不倒啰。   (选对a* b方) a、这件事现在还定不了。  b、这个事情现在还定不倒。   (选对a* b方) a、妹妹只吃得了半碗饭。  b、妹妹只吃得倒半碗饭。   (选对a* b方) a、没有准备,我发不了言。  b、没有准备,我发不起言。   (选对a* b方) a、我们拿不走。  b、我们拿不起。   (选对a* b方) a、快把你的东西弄走。  b、快把你的东西弄起走。   (选对a* b方) a、这稿子明天写得完吗?  b、这稿子明天写得起吗?  c、这稿子明天写不完。  d、这稿子明天写得完。  e、这稿子明天写不起。  f、这稿子明天写得起。   (选对a* c* d* b e f方) a、你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  b、你躲得脱和尚躲不脱庙。   (选对a* b方) a、你站好。  b、你站站好。   (选对a* b方) a、我一定要弄清楚。  b、我一定要弄弄清楚。   (选对a* b方) 三十、比较句  普通话里表示比较的句式中有一类是用“比”字构成的,其基本格式为“甲+比+乙+比较语”。广西等地方有些方言不用“比”字,常用“过”字,其格式为“甲+比较语+过+乙”,或者不用“比、过”一类介词,格式为“甲+动词/形容词+乙”。青岛、烟台、威海、潍坊、新泰等有些地区常用的结构为“甲+形容词+起+乙”。而利津一带比较句常见的格式为“甲+比较语+的+乙”。  有些方言区,如济南、泰安、临沂等地,比较句式与普通话相当,但常用“伴”“给”“跟”等代替介词“比”,引进比较对象。还有些方言用“赶、跟、评、品、的”等引进比较对象。  普通话里表示比较的句式中还有一类是用动词“不如”构成的,格式为“甲不如乙+比较语”。有些方言区,如山东菏泽青州、临朐等地,把“不如”说成“不跟”。 a、牛比猪大很多。  b、牛大过猪很多。   (选对a* b方) a、四川省比广东省大。  b、四川省大过广东省。   (选对a* b方) a、我唱歌比他好。  b、我唱歌好过他。   (选对a* b方) a、骑车比走路快。  b、骑车快过走路。   (选对a* b方) a、兔子跑得比乌龟快。  b、兔子跑快乌龟。   (选对a* b方) a、你比我矮。  b、你矮我。  c、你比我过矮。  d、你比较矮我。  e、你比我较矮。   (选对a* b c d e方) a、我一米六,你一米八,我没有你高。  b、我一米六,你一米八,我不比你高。   (选对a* b=a方) a、一天更比一天好。  b、一天强起一天。   (选对a* b方) a、哥哥长的不比我高。  b、哥哥长得不高起我。  c、哥哥长得不高过我。   (选对a* b c方) a、这本书不比那本好看。  b、这本书不好看起那本。  c、这本书不好看过那本。   (选对a* b c方) a、全班没有比他再聪明的了。  b、全班儿没聪明起他。   (选对a* b方) a、他比我高。  b、他赶我高。  c、他跟我高。  d、他评我高。  e、他品我高。   (选对a* b c d e方) a、这个不比那个更好。  b、这个不更强的那个。   (选对a* b方) a、他跑得不比我快。  b、他跑得不快的我。  c、他跑得不快过我。   (选对a* b c方) a、你穿着它不比我穿着好看。  b、你穿着它不好看的我穿着。   (选对a* b方) a、这件衣服不如那件漂亮。  b、这件衣服不跟那件漂亮。   (选对a* b方) a、我不如他。  b、我不值他。  c、我没有他有料。   (选对a* b c方) a、他不会比你差。  b、他不得比你差。  c、差,他就不得来。  d、他不会差过你。   (选对a* b c d方) 三十一、“把”字句  “把+宾语+谓语+补语”这种“把”字句是普通话里一种很常见的句型。它用介词“把”将谓语动词后的受事宾语提到动词之前,表示对一种事物或现象的处置,谓语动词后常带趋向补语或处所补语。但不些方言区(如山东西部)常常把代词宾语放在动词之后或复合趋向动词(如出来、起来)之间。 a、我们把他抓起来。  b、我们抓他起来。   (选对a* b方) a、我把他拉上去。  b、我拉他上去。  c、我拉上他去。   (选对a* b c方) a、我把他推到地上。  b、我推他地下。   (选对a* b c方) a、他把我关在门外了。  b、他关我门外了。   (选对a* b方) 三十二、并列关系复句和关联词语  复句是由两个或两个以上意义相关的分句组成的较复杂的句子。复句里各个分句之间都有一定的关系,这种关系常常通过一定的关联词语来表示,几个分句分别说明或描写几件事情、几种情况或同一事物的几个方面,分句间的关系是并举的或者是对举的,这就是并列关系。普通话常用的关联词是“也”“又”“还”“既……又……”“一边儿……一边儿……”“一方面……一方面……”等。有些方言则不同。 a、咱们一边吃饭,一边说话。  b、咱赶着吃饭,赶着说话。  c、咱们一抹儿吃饭,一抹儿说话。(选对a* b c方)    a、一边看电视,一边打毛衣。  b、一不嘞看电视,一不嘞打毛衣。  c、一不瞧电视,一不地打毛衣。   (选对a* b c方) 三十三、取舍关系复句和关联词语  选择关系复句里有一类取舍复句,两个分句表示不同的事物,说话者已经决定选取其中一种,舍弃另一种,常用的关联词有“与其……不如……”“宁可……也不……”等。有些方言使用不同的手段表达这种取舍关系。 a、宁肯我去,也不能叫你去。  b、能我去,也不能叫你去。  c、就算我去,也不能叫你去。  d、就是我去,也不能叫你去。  e、情愿我去,也不能叫你去。   (选对a* b c d e方) 三十四、假设关系复句和关联词语  假设关系复句是指,一个分句假设一种情况,另一分句说明假设的情况实现了就会有怎样的结果,常用“如果(假如、要是)……就……”等关联词语来表明这种关系。山东烟台、威海、荣成、牟平、龙口、蓬莱、长岛等地还有一种很独特的说法:“不着……就……”。它表达的含义比较复杂,相当于普通话的“如果不是因为……就……”。 a、如果不是因为姐姐扶着我,我就跌倒在那儿了。  b、不着姐姐扶着我,我就磕儿那去了。   (选对a* b方) a、如果不是因为你,妈妈就不来了。  b、不着你,妈妈就不来了。   (选对a* b方) a、如果不是因为你碰它,盘子能打碎吗?  b、不着你碰它,盘子能打了吗?   (选对a* b方)要没是阿姐扶着(到)我,我就跌那慨去(克)了。(柳州)
展开阅读全文
  语墨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普通话与-方言常见语法差异对照表.doc
链接地址:http://www.wenku38.com/p-120494.html

                                            站长QQ:1002732220      手机号:18710392703    


                                                          copyright@ 2008-2020 语墨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8034126号

网站客服微信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