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5
  • 下载费用:2 金币  

中国体检人群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筛查与管理专家共识.pdf

关 键 词:
中国 体检 人群 心血管病 危险 因素 管理 专家 共识
资源描述:
· 398 · 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2015年12月第9卷第6期 Chin J Health Manage,December 2015, Vol. 9, No. 6 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病(以下简称“心血管 病”),主要包括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冠心 病)、脑卒中、外周血管病等,是心血管疾病致残致死 的主要原因。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国民生活方式 的改变,尤其是社会老龄化及城镇化进程的加速,我 国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病及其危险因素流行态势 日趋严峻,已经成为严重威胁国民健康的头号敌 人。据《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3》 [1] 和《中国居民营 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2015》,目前心血管病死亡占 城乡居民总死亡原因的首位,农村为38.7%,城市为 41.1%;每5个成人中有1人患心血管病,且今后10 年患病率将处于持续上升阶段。针对当前我国心血 管病及其危险因素流行的严峻形势,国家卫生和计 划生育委员会办公厅近期印发了《心血管疾病高危 人群早期筛查和综合干预项目管理办法(试行)》,这 是从国家层面采取的强化心血管疾病防控的重要举 措。通过健康体检筛查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病高 危人群,进而实施针对性的健康干预与检后跟踪管 理是贯彻落实该办法的具体举措及有效途径。 2014年4月,由中华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和《中华 健康管理学杂志》共同发布的中国《健康体检基本项 目专家共识》 [2] 中,明确将心血管疾病早期风险筛查 与危险因素管理作为健康体检及健康管理的推荐项 目。为了从跨学科层面形成学术共识,引领我国健 康管理(体检)机构与行业科学规范地开展心血管病 高危人群筛查,2015年伊始,由中华医学会健康管 理学分会联合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中华医 学会超声医学分会、《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编委会, 组织跨专业领域相关专家,参照美国《2013年美国 心脏病学会基金会(ACCF)/美国心脏协会(AHA)成 年人心血管病危险评估指南》 [3] 、中国《无症状成年人 心血管病危险评估中国专家共识》 [4] 、《心血管病一级 预防中国专家共识》 [5] 和中国《多重心血管病危险因 素综合防治建议》 [6] 等国内外权威文献,结合我国近 十余年来开展健康体检与心血管病早期筛查的实践 经验与研究成果,撰写了本共识。本共识所指的心 血管病危险因素专指引起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病 的主要危险因素,适用人群为无心血管病症状,且既 往未诊断为心血管病的成年体检人群。 一、我国体检人群心血管病危险因素与心血管 健康状态 (一)心血管病危险因素分类 心血管病危险因素是指导致动脉粥样硬化性 心血管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增加,具有重要归因危 险或通过基本的健康干预手段能够改变,并且在人 群中比较容易观察测量的那些健康危险因素,包括 不可改变危险因素和可改变危险因素。参照中国 《多重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综合防治建议》中将心血 管病危险因素分类如下(表1) [6] 。 表1 心血管病危险因素分类 主要(传统) 危险因素 年龄 a 家族史 a 男性 a 高血压 吸烟 血清总胆固醇升高 血清低密度脂蛋白 胆固醇升高 血清高密度脂蛋白 胆固醇降低 糖尿病 潜在危险因素 超重/肥胖 血清三酰甘油增高 血清载脂蛋白增高 糖调节受损(空腹血糖受 损、糖耐量受损) 血液高凝状态(凝血因子 增高) 慢性炎症(超敏C反应蛋 白升高) 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 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 其他危险因素 教育程度(偏低) 职业类型及倒班 经济收入水平 不健康饮食 缺乏运动 过量饮酒 精神压力 性格类型 注: a 为不可改变的危险因素 ·标准与规范· 中国体检人群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筛查 与管理专家共识 中华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 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 中华医学会超声医学分会 《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编辑委员会 DOI:10.3760/cma.j.issn.1674⁃0815.2015.06.003 基金项目:“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重点项目 (2013BAI04B01) 通信作者:武留信,Email:wuliuxin_xh@126.com 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2015年12月第9卷第6期 Chin J Health Manage,December 2015, Vol. 9, No. 6 · 399 · (二)主要心血管病危险因素分布流行特点 [1] (1)高血压是脑卒中和冠心病发病的主要危险 因素,我国高血压患病率呈持续上升趋势,2012年 我国15岁以上人群高血压患病率为24%,城乡居 民患病率差异缩小。成年正常高值血压检出率亦 呈上升趋势。(2)男性吸烟率高,我国15岁以上男 性现吸烟率为52.9%,女性吸烟率为2.4%,且二手 烟暴露水平较高。(3)血脂异常患病率明显增加,总 胆固醇≥6.22 mmol/L的患病率在18岁以上的男性 和女性中分别为3.4%和3.2%。(4)糖尿病患病率明 显低于西方发达国家,但近10余年来呈明显增加 趋势,成年人糖尿病发病率为11.6%,其中新诊断 的糖尿病占8.1%;糖尿病患病率城市高于农村。 (5)超重、肥胖率呈进一步上升趋势,成人超重率、 肥胖率分别达到30.6%和12.0%。(6)体力活动明显 不足,成年人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率仅为11.9%。(7) 不合理膳食,我国居民总能量摄入量下降,碳水化 合物供能比减少,但脂肪供能呈明显上升趋势;膳 食胆固醇摄入量明显增加,食盐摄入大大超标,蔬 菜水果摄入量较少。 (三)我国体检人群心血管病危险因素流行 特点 据2008至2009年涵盖我国北方和南方7个省 份的244万余人群体检数据资料分析显示,多个与 心血管病相关的危险因素检出率较高,其中男性和 女性糖尿病检出率分别为7.5%和4.0%,男女高血 压检出率分别28.0%和15.7%,男女血脂异常的检 出率分别为53.9%和36.8% [7] 。同样在美国、韩国、 非洲等国体检人群的心血管危险因素也颇为盛 行 [8-11] 。相比而言,我国健康体检人群除了具备一 般自然人群的主要心血管病危险因素流行特点外, 还具备以下群体特征,如体检人群以中青年为主, 多为城镇居民或企业员工,其中职业人群所占比重 较大,经济条件、健康意识及健康素养较城乡居民 好,但吸烟、过量饮酒、不合理饮食、体力活动不足、 职业应激压力、超重/肥胖、血脂及血糖异常、高血 压/血压升高等问题仍十分突出。 (四)我国体检人群心血管健康状态 2010年AHA首次提出心血管健康状态理念, 将符合4个健康行为学评价指标[不吸烟、适量运 动、健康饮食和适当的能量平衡(表现为正常体 重)]和3个健康生物学评价指标[理想的总胆固醇、 血压、空腹血糖(不服药时)]定义为理想心血管健 康水平,具体评价指标与判别标准,见表2 [12] 。研究 显示,个体或群体具备的理想心血管健康水平的条 目数与全因死亡及心血管疾病的发病风险呈显著 负相关 [12] 。总结分析我国1 012 418例体检的城镇 居民理想心血管健康分布情况,发现我国体检人群 理想心血管健康水平者仅为1.5%(其中女性2.6%, 男性0.6%),一般心血管健康水平为33.9%,较差心 血管健康水平为64.6% [13] 。 (五)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的危害与对其有效管 理带来的益处及证据 据2002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报告,全球因 心血管疾病所致死亡中,大约65%的死亡归因于高 血压、高胆固醇和吸烟3个危险因素的综合作用。 另据WHO发布的《2008—2013全球防控慢性病行 动规划》中,将心血管病、2型糖尿病、癌症和慢性 表2 美国心脏协会心血管健康水平界定 项目 健康行为 吸烟 体重 运动 饮食 健康因素 总胆固醇 血压 空腹血糖 理想心血管健康水平 从未吸烟 体质指数20%),具体步骤见附件3。 (四)综合评估报告 综合评估报告的种类和组合多种多样,比较理 想的组合是一份针对健康体检者的个人体检报告 和针对体检人群的群体分析报告,前者一般包括个 体心血管病健康风险评估的结果和检后健康教育 与健康指导建议信息;后者一般包括对所有体检人 群的人口学特征、心血管病危险因素评估结果,结 合既往及本次体检相关结果,进行汇总分析,凝炼 出某个群体心血管病的主要危险因素与风险结果, 并提出个体化与差异化的健康处方及健康促进方 案和随访意见。 共识要点二: 强调对体检人群进行心血管病危险因 素综合评估与风险分层,采用定性、半定量 和定量评估的方法;除定性评估外,高血压 和血脂异常评估一般采用半定量评估方法; 而对体检人群心血管病综合评估一般采用 预测模型定量评估的方法,推荐采用“国人 缺血性心血管疾病风险评估模型”。 三、健康体检人群心血管病风险筛查 (一)筛查的目的与原则 在体检人群中进行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筛查旨 在调查体检人群已知的遗传与生活方式及行为危 险因素;寻找潜在危险因素(如“脆性斑块”);发现 未知的生物学危险因素(如新的心血管代谢生物标 志物);明确疾病早期病变或异常;跟踪(复查)监测 心血管代谢异常指标变化;辨识评估亚临床状态与 发展趋势,以提高体检人群对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的 知晓率与自我管理能力。健康管理(体检)机构实 施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筛查应遵循以下原则:(1)科 学性与准确性原则;(2)技术先进性与适宜性原则; (3)便捷性与可及性原则;(4)规范性与质量可控原 则;(5)最佳成本效益原则。 (二)筛查方法和技术 对健康体检人群进行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筛查 的常用方法,包括危险因素主观自测问卷与风险评 估、常规生理生化指标检测、动脉血管功能检查、专 项生物标记物检查、心脏功能与医学影像学检查 · 402 · 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2015年12月第9卷第6期 Chin J Health Manage,December 2015, Vol. 9, No. 6 等。检查推荐采用阶梯式、个体化与规范化筛查路 径或流程(图1)。 图1 体检人群心血管病危险因素阶梯式筛查 1.常规必查项目:(1)主观综合自测问卷:健康 风险问卷或量表测试主要用于收集体检者心血管 病遗传信息(特别是早发心血管病家族史)、心血管 病病史与近期心血管病躯体症状、吸烟、过量饮酒、 不合理饮食、体力活动不足、职业应激压力与睡眠 等信息,这是开展体检人群心血管病风险筛查和检 出高风险人群的重要基础手段。由于我国相当部 分的健康管理(体检)机构长期以来没有开展统一 的主观自测问卷,使得体检报告信息缺失,体检数 据利用率低,体检效果大打折扣。因此,中华医学 会健康管理学分会和《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编委 会于2014年共同颁布了“中国健康体检人群健康 风险自测量表” [2] ,为开展体检人群心血管风险筛查 提供了标准的主观自测问卷工具。建议:将该量表 作为健康体检人群心血管病风险人群筛查的基本 手段及必需步骤,所获得的信息是进行体检人群心 血管病总体危险评估的重要依据,强调健康管理 (体检)机构在开展心血管病危险筛查体检前,必须 先进行主观自测问卷调查。 (2)常规体检项目检查:依据我国《健康体检基 本项目目录》而设置,主要包括心率、血压、空腹血 糖、血脂、肝功能、肾功能、尿酸等生理生化检查项 目;十二导联静息心电图、腹部超声和胸部X线检 查等。建议:将常规项目检查作为健康体检人群心 血管病风险人群筛查的必查项目和心血管病危险 因素综合评估的常规信息采集手段,必须进行常规 项目检查。 (3)颈动脉超声检查:主要检测颈动脉内中膜 厚度(IMT)、斑块及判断狭窄程度等。国内外研究 表明,超声发现颈动脉IMT增厚和(或)硬化斑块形 成可独立预测中老年人未来发生缺血性心血管病 风险,且与冠心病事件的危险呈正相关 [27] ,是筛查 心血管病风险人群,评价亚临床颈动脉硬化和全身 动脉硬化风险的重要方法及“窗口”,其结果增加了 传统危险因素对心血管事件的预测价值 [28] 。建议: 将颈动脉超声检查作为健康管理(体检)机构开展 心血管病风险筛查的常规必查项目。由于颈动脉 超声检查仪器与技术条件、检查方法与流程、结果 记录与判别标准等需要统一和规范,建议依据中国 健康体检人群颈动脉超声检查操作规范执行。 (4)脉搏波传导速度(PWV)和踝臂指数(ABI) 检查:PWV和ABI检查是目前检测动脉弹性功能与 动脉硬化危险的常用指标。国内外研究显示, PWV异常是心血管事件的独立危险因素,与整体 心血管危险密切相关 [29] ;ABI检测是诊断下肢动脉 疾病的简便、可靠的无创性技术;与下肢动脉造影 相比,ABI检查诊断下肢动脉疾病具有较高的敏感 性、特异性和准确性 [30] 。建议:将PWV和ABI检查 作为健康管理(体检)机构开展心血管病风险筛查 的常规必查项。 2.专项推荐项目:(1)心脏超声检查:研究发现 心脏超声检查显示的左心室肥厚可用于预测心血 管事件(包括卒中)和全因死亡 [31] 。建议:体检人群 中有高血压的无症状成年人,或经过心血管病危险 因素分层为高危者,在评估心血管病危险时,推荐 进行心脏超声检测与左心室肥厚评价;对无高血压 或糖尿病病史的无症状成人体检人群,在评估心血 管病危险时,不推荐进行该项检查。(2)血管内皮功 能检查:包括上臂/外周动脉血流介导的血管舒张 功能(FMD)。国内外初步研究证明:FMD减低与 传统的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相关,个体存在的心血管 病危险因素越多,FMD异常的可能性越大 [32] 。建 议:对无症状成年人,在评估心血管病危险时,不建 议首选外周动脉FMD检查。而对于有高血压或糖 尿病等多种危险因素的无症状成年人体检人群,在 评估心血管病危险时,推荐进行FMD检查。(3)动 态血压监测:动态血压监测由自动的血压测量仪器 完成,测量次数较多,无测量者误差,可避免白大衣 效应。通过监测分析个体24 h收缩压与舒张压以 及昼夜血压波动变化,不但可以辅助诊断高血压患 者,而且还可以通过昼夜血压模型与血压变异性分 析,评估大动脉的弹性功能,早期发现心血管靶器 官损害,预测心血管事件特别是脑卒中的发病风 险 [33] 。服用降压药物者可以通过动态血压观察治 疗效果;若动态血压监测发现夜间血压升高或昼夜 血压模式呈现“非勺型”,甚至“反勺型”,则提示可 能已经存在心、脑、肾等重要器官的早期损伤风 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2015年12月第9卷第6期 Chin J Health Manage,December 2015, Vol. 9, No. 6 · 403 · 险。建议:体检测量发现血压增高者,先重复进行 诊室血压检查,血压仍高者,可进行家庭自测血压 测量,若家庭自测血压仍高者(排除白大衣血压测 量效应后仍高者),建议进行动态血压监测以明确 高血压病诊断,评估靶器官损害风险。(4)动态心电 图检查:动态心电图在诊断心律失常方面具有其他 检查方法无可比拟的优势,还是发现无症状性心肌 缺血的最重要手段,使隐匿性冠心病患者得到早期 诊治,减少及避免心血管不良事件的发生 [34] 。据报 道动态心电图不仅能发现缺血性心电图表现,更重 要的是它能追踪其动态变化 [35-36] 。建议:常规心电 图检查发现心律失常或可疑心肌缺血心电图改变 的成年体检人群,同时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综合分层 为高危者,在评估心血管病危险时,推荐做动态心 电图检查。(5)运动心电图检查:运动心电图是附加 一定负荷下的心电图检查,若出现运动负荷心电图 试验异常,一方面提示存在冠心病风险,另一方面 预示未来发生心血管病事件和死亡风险增加 [37] 。 特别是一些运动心电图出现的非心电图指标(如血 压及代谢当量指标)对于预测冠心病事件的危险性 有更重要的价值。建议: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综合评 估有高风险的无症状成年体检人群,或常规心电图 发现可疑心肌缺血改变时,进一步筛查评估心血管 病危险或无症状冠心病危险时,可推荐运动心电图 检查。(6)心血管病相关生物标记物检查:近年来, 由于分子检测与体外诊断技术的进步及应用研究 的深入,“新”的心血管病危险因素或危险生物标志 物的报道不断出现 [38-39] 。体检人群心血管病生物标 志物筛查,只推荐证据较多的以下指标: C反应蛋白(CRP):炎症反应与动脉粥样硬化 的发生发展有关,炎性标志物CRP升高与冠心病事 件、脑卒中、外周动脉疾病及全因死亡呈正相 关 [40-42] 。建议:①对无症状成年体检人群进行心血管 病危险评估时,建议对满足下列所有条件者测定 CRP水平:年龄≥50岁的男性或年龄≥60岁的女性, 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低于3.36 mmol/L;未接受降 脂、激素替代或免疫抑制剂治疗;无糖尿病、慢性肾 脏病或严重感染。②对于无症状中度危险的≤50岁 的男性或≤60岁的女性体检人群,在做心血管疾病 风险评估时,可视情况进行测定CRP水平。③对于 无症状高度危险的成年体检人群,在心血管病危险 评估时,推荐测定CRP水平。④对于无症状低度危 险的≤50岁的男性或≤60岁的女性的体检人群,在 行心血管病危险评估时,不推荐测定CRP水平。 糖化血红蛋白(HbA1c):HbA1c检查不仅可用 于诊断糖尿病和评估血糖控制情况,也与心血管病 危险相关 [43] 。建议:未确诊糖尿病的无症状成年体 检人群,在进行心血管病危险评估时,可视情况进 行HbA1c检测。 尿微量白蛋白(mAlb):糖尿病和高血压患者 出现微量白蛋白尿(MAU)时表明肾脏早期受损, 也预示心血管系统已发生早期病变。此外,研究显 示传统心血管危险因素亦与MAU水平相关 [44] 。建 议:伴有高血压或糖尿病的无症状成年体检人群, 在评估心血管病危险时,推荐检测mAlb。没有高 血压或糖尿病的中度危险的无症状成年体检人群, 在评估心血管病危险时,可视情况检测mAlb。 同型半胱氨酸(Hcy):Hcy水平升高是心血管 病独立危险因素,也是2型糖尿病大血管疾病独立 危险因素。我国高血压患者,75%合并高Hcy血 症 [45] 。建议:有高血压的无症状成年体检人群,在 评估心血管病危险时,建议检测血浆Hcy水平;有 糖尿病(不伴有高血压)的无症状成年人,在评估心 血管病危险时,可视情况检测血浆Hcy水平。 3.专项备选项目:(1)核素心肌灌注显像 (MPI):MPI可用于提示心肌缺血者的症状评估、已 确诊冠心病者的预后判断。但对于冠心病诊断,不 能仅依赖静态MPI,应结合运动试验或药物负荷试 验MPI [46] 。对于合并糖尿病的无症状人群,使用 MPI进行危险分层意义更大。建议:对于合并糖尿 病或有冠心病家族史,或之前危险评估明确提示为 高度危险冠心病者(例如冠状动脉钙化积分≥400) 的无症状成年人,负荷MPI可作为其心血管危险评 估的较高级检查方法;对于低度或中度危险的无症 状成年体检人群,在评估心血管病危险时,不推荐 常规应用负荷MPI。 (2)计算机断层扫描检测冠状动脉钙化 (CAC):CAC测得的钙化积分与冠状动脉粥样硬化 病变严重程度和斑块负荷相关。前瞻性研究证实, 冠状动脉钙化积分是预测心血管事件的独立危险 因素 [47-48] 。冠状动脉钙化积分对心血管事件的预测 能力超过传统危险因素 [49] 。建议:①对于中度危险 及以上的无症状成人体检人群,评估心血管病危险 时,推荐CAC测量。②对于低到中度危险的无症 状成人体检人群,评估心血管病危险时,视情况可 行CAC测量。③对于低度危险的无症状成年人, 评估心血管病危险时,不推荐CAC测量。(3)冠状 动脉计算机断层扫描血管造影(CCTA):CCTA在检 · 404 · 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2015年12月第9卷第6期 Chin J Health Manage,December 2015, Vol. 9, No. 6 测动脉粥样硬化方面,与冠状动脉造影相比,敏感 性和特异性为85%~95%,特别是阴性预测值较高 (98%) [50-51] 。因此,建议:只推荐作为健康体检心血 管高风险人群的专项备选检查项目;由于CCTA在 无症状成年人危险评估中应用的研究较少,目前对 无症状成人体检人群评估心血管病危险时,一般不 推荐CCTA检查。 (三)筛查流程 对于无症状的健康体检人群,应在常规必查项 目及完成自测问卷基础上,首先进行心血管病危险 因素综合评估,通过“国人缺血性心血管疾病危险 评估”得出未来个体10年缺血性心血管病定量发 病绝对危险值。如有心血管相关慢性病,高血压病 和血脂异常者,则依据相应的半定量危险分层得出 心血管病风险的危险程度。依据心血管病危险因 素的累积程度和分层,然后进行专项推荐项目和专 项备选项目,进而建立个体化,阶梯式筛查流程。 健康体检人群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筛查流程及路径, 见附件4。 (四)筛查结果和报告 1.主观自测问卷结果报告:根据筛查出的健康 史及遗传史、不良生活方式及习惯和近期心血管病 躯体症状与不适等主要心血管病危险因素进行总 结分析,做出个性化结果报告及建议。 2.客观仪器检查报告:对常规检查结果、专项 检查结果和专项备选检查结果数据进行综合分析, 总结出心血管病早期线索及异常结果报告及建议。 3.综合报告:通过对主观自测问卷结果和客观 仪器检查的心血管病危险因素及早期疾病线索及 异常结果做出汇总分析,指出个体目前存在的主要 心血管病风险及风险度;为心血管病风险评估和检 后跟踪管理提供依据。 共识要点三: 所有体检人群必须先进行常规必查项 目检查;对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综合评估有中 度以上危险的无症状成年体检人群,推荐加 做相应的专项推荐项目。对专项推荐项目 发现有明显异常的心血管高风险人群,视情 况进行专项备选项目检查。 四、健康指导与健康干预 健康指导与健康干预是指对影响健康的不良生 活方式与行为习惯、体检发现的异常生理生化指标 与异常医学影像结果等危险因素进行处置的措施和 手段。包括健康咨询与健康教育、营养与运动干预、 心理干预、移动健康监测与跟踪,以及就医指导。这 是健康管理的关键环节,对体检人群进行心血管病 风险干预与跟踪管理是落实“预防前移”和“全生命周 期”健康管理的重要举措。筛查不是目的,干预和改 善体检心血管风险人群的健康才是目的。 (一)健康指导与健康干预目的 提高个体或群体的健康素养和对心血管危险 因素的知晓率;使其掌握健康自我管理知识和技 能;改变高危险个体的不良生活方式和习惯;跟踪 管理高危险个体的心血管病危险因素及异常生理 生化指标变化,有效降低心血管病发病风险。 (二)健康指导与健康干预原则 科学性指导原则:依据循证医学证据,做好宣 传教育和健康素养培训;实用适宜性原则:健康干 预的技术和方法,实用适宜,可接受性及可行性好; 针对性和个体化原则:无论健康指导意见和健康干 预处方或方案,均要体现年龄、性别、不同人群、不 同风险分层的差异化和个体化需求;最佳成本效益 原则:即体现“以最小投入获取最大效果的健康管 理核心理念”;分层阶梯式原则:根据不同危险分层 决定控制目标和干预力度,不但有益于降低高危者 患心血管疾病风险,同时避免了不必要的医疗资源 浪费。 (三)健康指导与健康干预的具体方法和手段 1.危险因素预防或零级预防:危险因素预防 是指在危险因素未出现或未发生时开始的预防,也 称“零级预防”。危险因素预防的主要措施包括,早 发心血管病家族史调查,理想体重控制和良好的心 理行为及生活习惯的养成,减少有害气体或空气污 染暴露,不吸烟或不被动吸烟,坚持科学运动和健 康饮食等。 2.危险因素干预:危险因素干预是指对已经 存在的可改变的心血管危险因素采取的措施和手 段。参照2013年AHA/ACC管理生活方式降低心 血管风险指南 [52] 、心血管疾病一级预防中国专家共 识 [5] 、心血管疾病营养处方专家共识 [53] 。(1)非药物 干预具体措施和目标,见表3。(2)预防性用药一般 采用有循证医学证据的,性价比高,具有良好的可 接受性和可耐受性药物,如长期规律服用小剂量阿 司匹林、叶酸及他汀类药物等。 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2015年12月第9卷第6期 Chin J Health Manage,December 2015, Vol. 9, No. 6 · 405 · (四)健康指导与健康干预总体目标 通过实施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筛查和有效干预, 不断提高我国体检人群理想心血管健康水平,全面 降低和有效控制心血管病主要风险因素。以我国 当前体检人群水平为基线,参照AHA心血管疾病 和健康促进的2020年远景战略目标 [54] ,初步拟定我 国10年后体检人群心血管病风险筛查与管理目 标,见表4。 共识要点四: 强调健康指导意见的权威性和知识的 科学性;健康干预包括危险因素预防和危险 因素干预,要重点突出零级预防观念和生活 方式干预为主的综合健康管理措施的实 施。健康干预以不断提高体检人群理想心 血管健康状态为目的,拟定10年后我国体检 人群理想心血管健康水平者达20%。 五、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的检后监测与效果评价 检后监测是在风险评估的基础上,对干预的心血 管病危险因素指标进行连续追踪的过程。检后效果 评价是针对检后干预的作用和效果进行评估的过程。 (一)检后监测的目的 是通过检后跟踪监测,及时动态了解个体心血 表3 心血管病危险因素非药物干预实施方案 内容 平衡膳食 戒烟 规律运动 控制体重 适量饮酒 心理平衡 理想状态 1.食物多样化,粗细搭配,平衡膳食,推荐DASH(dietary approaches to stop hypertension)膳食模式 2.低盐:每人每日食盐量逐渐降至6 g 3.低脂:膳食中脂肪提供的能量不超过总能量的30%,其中饱和脂肪酸不超过总能 量的10%,反式脂肪酸的摄入量不超过总能量的1%,单不饱和脂肪酸占总能量的 10%左右,胆固醇摄入300 mg/d 4.注重亚油酸、鱼油摄入:摄入充足的多不饱和脂肪酸(总能量的6%~10%),每日 烹调油用量控制在20~30 g;每周食用鱼类≥2次,每次150~200 g,相当于200~500 mg高度不饱和脂肪酸 5.摄入足量新鲜蔬菜、水果:新鲜蔬菜400~500 g/d,水果200~400 g/d 6.摄入足量膳食纤维:每天摄入25~30 g,从蔬菜水果和全谷类食物中获取 彻底戒烟,避免被动吸烟 每周至少5 d、每天进行30 min以上中等强度的有氧运动,包括快步走、慢跑、游泳、爬 山、各种球类运动等 保持理想体重,体质指数在18.5~24.0 kg/m 2 ;腰围男性90cm,女性85cm 1.不饮酒者,不建议适量饮酒 2.有饮酒习惯,建议男性每天的饮酒量(酒精)不超过25 g,相当于50度白酒50 ml,或 38度白酒75 ml,或葡萄酒250 ml,或啤酒750 ml;女性减半 重视对心理障碍的筛查、调理和干预 当前基线水平 1.人均每日食盐摄入量 10.6 g 2.每日烹调用油摄入量 49.1 g 3. 52.8%的人每日蔬菜 水果摄入量不足 15岁及以上吸烟率 52.9% 18岁及以上居民经常 锻炼比例11.9% 18岁及以上居民超重 率30.6%,肥胖率 12.0% 18岁以上饮酒率为 36.4% — 可测量目标 1.营养均衡 2.人均每日食盐 摄入量下降到 9 g以下 成年人吸烟率降 低到25%以下 经常参加体育锻 炼的比例达到 32%以上 成人肥胖率控制 在12%以内 限制饮酒,尽量少 喝或不喝 心理健康 注:2010年全国疾病监测地区慢性病及危险因素监测主要结果、2012—2015年《中国慢性病防治工作规划》、中国心血管病预防工作的指 导纲领 表4 体检人群心血管病风险筛查与管理10年目标(%) 吸烟 理想 一般 较差 体重 理想 一般 较差 运动 理想 一般 较差 饮食 理想 一般 较差 74.2 1.7 24.1 66.9 25.2 7.9 31.7 44.5 23.8 7.2 67.4 26.4 90 5 10 80 15 5 50 35 15 30 60 10 健康状态 当前基 线水平 10年目 标值 血压 理想 一般 较差 总胆固醇 理想 一般 较差 空腹血糖 理想 一般 较差 44.8 39.1 16.1 63.7 33.2 3.1 55.5 40.3 4.2 65 25 10 85 14 1 75 24 1 健康状态 当前基 线水平 10年目 标值 注:当前基线水平数据来自我国58家健康体检中心1 012 418名 体检者的评估结果 [13] · 406 · 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2015年12月第9卷第6期 Chin J Health Manage,December 2015, Vol. 9, No. 6 管危险因素及异常指标变化情况,以及通过干预改 善的效果,为进一步完善健康指导建议和健康管理 处方及方案提供依据。 (二)检后监测的原则 1.时效性原则:即监测从检后开始,并随时保 持与被监测者的联系,对监测指标的变化与异常波 动要随时掌握,并采取适当措施。 2.连续性原则:是对危险因素采取不间断的跟 踪与定期随访,确保被跟踪指标的完整性和延续性。 3.便捷性原则:采取的方法和手段要方便、便 利,高效。 (三)监测方法和适宜技术 监测方法分为间断性监测和连续动态监测。 间断性监测的适宜技术有传统的便携式电子血压 计、体重仪、血糖仪等。连续动态监测的适宜技术 主要为移动健康监测,包括手机健康监测APP和可 穿戴设备,如智能化手环、手表等连接心电记录仪、 电子秤、血压仪、血糖仪等不同监测终端设备,实现 实时动态的数据采集和呈现;此外还可采集身体基 本的健康数据,如睡眠、饮食和计步等。 (四)监测方式和手段 监测方式主要包括上门随访监测、互联网或移 动互联网监测、云健康平台监测。 (五)随访与跟踪 检后随访是对心血管危险因素监测指标动态 管理的全过程。主要以定期咨询指导为基本手 段,对受检查者跟踪随访,包括提醒复查,建议门 诊就诊,住院康复治疗等;同时了解非药物和药物 干预执行情况和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的动态变化。 (六)效果评价 检后干预和随访一定时间后,对比心血管危险 因素前后监测指标的变化情况进行近期或中期评 价,如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的知晓率、监测指标值的达 标率、不良生活方式(吸烟、酗酒、缺乏体力活动)的 改变等。远期评价则指对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患 病率、死亡率进行评估,及延伸至对整体健康状况、 生活质量和平均期望寿命等的评价。评价不能单纯 依据指标变化简单的下结论,必须排除或控制其他 混杂影响因素后,才能予以综合客观的评价结果。 检后效果评价的终极目标,是心血管病风险层次逐 级降低,最终达到理想心血管健康或低度风险状态。 六、特殊人群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筛查和干预 1.老年人:老年人一般定义为60或65周岁以 上。由于年龄本身是心管病发病的危险因素之一, 因此随着年龄增长,心血管病的整体风险明显增 加。此外,老年人多种慢性病或心血管危险因素并 存,且病程时间相对较长。因此对于老年人心血管 病危险因素的筛查,除了采用传统指标外,建议根 据个体情况,增加有关具有循证医学证据支持的亚 临床心血管病变的检查方法或专项备选项目,如动 态血压监测及血压变异性分析、动态心电检查、心 脏和外周血管超声检查以及CAC等。心血管病危 险因素干预方面,建议采取非药物和药物相结合的 方式,循序渐进;通过综合管理最终达到延缓疾病 进程或降低心血管疾病复发的目的 [55-56] 。同时,应 注重心血管病及危险因素的康复管理,预防跌倒和 老年人认知功能障碍等风险的发生。 2.女性:心血管病是威胁我国女性健康的重要 疾病,是导致女性死亡的首位原因 [57] 。特别是国家 全面放开生二胎政策,生殖健康赋予女性肩负的责 任更加重大,自身精神压力大、被动吸烟、常暴露于 油烟等有害物质,处于疲劳状态,缺乏个人可支配的 时间等,导致对自身健康状况不够重视,关注度不 足。因此,加强对女性心血管病风险筛查和干预,对 促进和改善女性自身健康及维护家庭成员健康都具 有重要意义。女性心血管病风险评估和防治流程参 照“中国女性心血管疾病预防专家共识” [58] ,将危险 分层定义为:高危状态、存在危险状态和心血管理想 状态。此外,女性生命周期中妊娠期和绝经后是预 防心血管病尤其应重点关注的两个特殊时期。(1)妊 共识要点五: 检后监测是单纯体检向健康管理过渡 的标志,是针对伴有心血管病风险的体检人 群采取健康管理措施的关键,检后监测要突 出时效性、连续性和便捷性原则;充分利用 现代信息技术和手段以提高监测的可及性 和有效性。 共识要点六: 检后效果评估是对健康指导和健康干 预作用及效果的验证,为进一步调整干预方 案提供依据;通过反复周期性健康指导干 预、检后监测、效果评价,形成正性循环,使 心血管风险逐步降低,最终达到理想心血管 健康或低度风险状态。 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2015年12月第9卷第6期 Chin J Health Manage,December 2015, Vol. 9, No. 6 · 407 · 娠期女性:首次妊娠的年龄、肥胖、合并高血压病、糖 尿病等均为妊娠期心血管病发生的高危因素。此 外,妊娠期间血容量增加,心排量增多,心率增快等 血流动力学改变,及高凝状态均成为诱发心血管病 的危险因素。因此,应加强孕前咨询和孕期心血管 危险因素筛查和管理。建议:①无症状的妊娠妇女 在妊娠期间应定期监测血压水平和妊娠24~28周进 行葡萄糖负荷试验;②既往诊断高血压病和糖尿病 的妊娠妇女,孕前进行风险评估,明确病情程度,决 定是否妊娠,同时接受心血管病风险管理方面的健 康教育,妊娠期加强随访;③既往确诊或疑似先天性 或获得性心血管病的女性,孕前应评估健康史、进行 超声心动图和运动试验检查,评估心功能状态和风 险后再决定是否可以妊娠;④所有怀孕和准备怀孕 的妇女应行下肢静脉血栓高危风险评估,高危孕妇 推荐在产前或产后使用加压弹力袜,可疑下肢静脉 血栓的孕妇建议监测D-二聚体和加压超声检查。 3.绝经后女性:绝经后女性常存在更多的潜在 危险因素,如体力活动减少、腹型肥胖、高血压病、代 谢综合征、糖尿病、抑郁等。据统计,65岁以后女性 心血病危险因素占有比例超越同龄男性,且差距随 年龄增加而逐渐扩大 [59] 。由于心血管病风险容易被 低估,因此绝经后女性的风险筛查和管理更为重 要。建议绝经后女性每年进行心血管病风险评估, 根据评估的风险分层和危险因素异常累积情况,决 定非药物干预和预防用药的强度和治疗目标值 [60] 。 共识要点七: 年龄与老化是心血管病的独立危险因 素。鉴于老年人常伴发多种慢性病和心血 管危险因素累积发生和相互影响的特点,强 调对老年人亚临床心血管风险的筛查和跟 踪管理,重点防止老年心血管病事件和跌倒 及认知功能障碍发生。 共识要点八: 女性心血管健康与心血管危险因素的 预防越来越受到重视,要针对女性特有生理 功能变化带来的心血管问题,重点关注妊娠 期和绝经后女性相关的心血管病风险,采取 科学有效、适宜的方法和手段。 七、结语 本专家共识针对我国健康体检人群心血管病 危险因素流行现状及特点,以筛查健康体检人群 中心血管病高危个体为主要目的,通过建立科学 规范的筛查适宜技术规范及流程,以提高筛查与 危险因素干预管理的科学性及有效性。该共识在 充分学习借鉴国内外相关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紧 密结合我国健康管理(体检)机构的现状与发展需 求,吸纳融合相关学科的学术研究成果与经验,形 成跨学科跨行业的学术规范与共识,也是采用现 代互联网思维开展学术研究及成果产出的一种有 益探索。该共识历时1年多时间,经过起草委员 会和专家指导委员会的反复研讨与修改,最终形 成了这一代表大多数专家意见的学术规范性文 件。尽管存在一些缺憾或不足,但我们有充分理 由相信,这一凝聚着中华医学会3个专科分会几 十名专家辛勤劳动与智慧的学术成果发表后,一 定会对我国心血管病预防与健康管理专业技术进 步发挥积极的推动作用。 《中国健康体检人群心血管病风险因素筛查 与管理专家共识》起草委员会 主任委员: 武留信 空军航空医学研究所 霍 勇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委 员: 袁 洪 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 李 敏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 杨 颖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王 薇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 陈志恒 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 田京发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 郑延松 解放军总医院 师绿江 空军航空医学研究所 曹 霞 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 张 青 北京协和医院 吕 珂 北京协和医院 贾海英 解放军第三〇六医院 张 丹 解放军第二〇二医院 姜树强 空军总医院 魏文志 北京军区石家庄国际和平医院 沈振海 江苏省太湖干部疗养院 黄守清 福建省第二人民医院 学术秘书 王雅琴 杨娉婷 强东昌 · 408 · 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2015年12月第9卷第6期 Chin J Health Manage,December 2015, Vol. 9, No. 6 《中国健康体检人群心血管病风险因素筛查与 管理专家共识》专家指导委员会 武留信 空军航空医学研究所 霍 勇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曾 强 解放军总医院 姜玉新 北京协和医院 唐世琪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 朱 玲 卫生部北京医院 徐勇勇 第四军医大学卫生统计教研室 赵水平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 赵 冬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 孙宁玲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王继光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 顾东风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 宋治远 第三军医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唐 杰 解放军总医院 李建初 北京协和医院 参 考 文 献 [1] 陈伟伟,高润霖,刘力生,等.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3概 要[J].中国循环杂志, 2014, 07:487-491. [2] 中华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编委 会. 健康体检基本项目专家共识[J]. 中华健康管理学杂 志, 2014, 8(2):81-90. [3] Andrus B, Lacaille D. 2013 ACC/AHA guideline on the as⁃ sessment of cardiovascular risk[J]. J Am Coll Cardiol, 2014, 63(25 Pt A):2886. [4] 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编辑委 员会,中国医师协会循证专业委员会,等.无症状成年人 心血管病危险评估中国专家共识[J].中华心血管病杂志, 2014, 41(10):820-825. [5] 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中华内科杂志》编 辑委员会.心血管疾病一级预防中国专家共识[J].中华内 科杂志, 2010, 49(2):174-185. [6] 吴兆苏.多重心血管病危险综合防治建议[J].中华心血管 病杂志, 2006(12):1061-1071. [7] Zeng Q, He Y, Dong S, et al. Optimal cut-off values of BMI, waist circumference and waist:height ratio for defining obesi⁃ ty in Chinese adults[J]. Br J Nutr, 2014, 112(10):1735-1744. [8] Daviglus ML, Talavera GA, Aviles-Santa ML, et al. Prevalence of major cardiovascular risk factors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s among Hispanic/Latino individuals of diverse backgrounds in the United States[J]. JAMA, 2012, 308(17):1775-1784. [9] Gupta R, Guptha S, Gupta VP, et al. Twenty-year trends in cardiovascular risk factors in India and influence of educa⁃ tional status[J]. Eur J Prev Cardiol, 2012, 19(6):1258-1271. [10] Oguoma VM, Nwose EU, Skinner TC, et al. Prevalence of car⁃ diovascular disease risk factors among a Nigerian adult popu⁃ lation: relationship with income level and accessibility to CVD risks screening[J]. BMC Public Health, 2015, 15(1):397. [11] Kim Y, Han BD, Han K, et al. Optimal cutoffs for low skele⁃ tal muscle mass related to cardiovascular risk in adults: The Korea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 2009-2010[J]. Endocrine, 2015. [12] Ford ES, Greenlund KJ, Hong Y. Ideal cardiovascular health and mortality from all causes and diseases of the circulatory system among adults in the United States[J]. Circulation, 2012, 125(8):987-995. [13] Wu HY, Sun ZH, Cao DP, et al. Cardiovascular health status in Chinese adults in urban areas: analysis of the Chinese Health Ex⁃ aminationDatabase 2010[J].IntJCardiol,2013,168(2):760-764. [14] Yusuf S, Hawken S, Ounpuu S, et al. Effect of potentially modifiable risk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myocardial infarction in 52 countries (the INTERHEART study): case-control study[J]. Lancet, 2004, 364(9438):937-952. [15] Chiuve SE, McCullough ML, Sacks FM, et al. Healthy life⁃ style factors in the primary prevention of coronary heart dis⁃ ease among men: benefits among users and nonusers of lip⁃ id-lowering and antihypertensive medications[J]. Circulation, 2006, 114(2):160-167. [16] Kessler KM. Primary prevention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 in women through diet and lifestyle[J]. N Engl J Med, 2000, 343 (24):1814; author reply 1814-1815. [17] Akesson A, Weismayer C, Newby PK, et al. Combined effect of low-risk dietary and lifestyle behaviors in primary preven⁃ tion of myocardial infarction in women[J]. Arch Intern Med, 2007, 167(19):2122-2127. [18] Stamler J, Stamler R, Neaton JD, et al. Low risk-factor profile and long-term cardiovascular and noncardiovascular mortality and life expectancy: findings for 5 large cohorts of young adult and mid⁃ dle-agedmenandwomen[J].JAMA, 1999,282(21):2012-2018. [19] Pan XR, Li GW, Hu YH, et al. Effects of diet and exercise in preventing NIDDM in people with impaired glucose toler⁃ ance. The Da Qing IGT and Diabetes Study[J]. Diabetes Care, 1997, 20(4):537-544. [20] Li G, Zhang P, Wang J, et al. The long-term effect of lifestyle interventions to prevent diabetes in the China Da Qing Diabe⁃ tes Prevention Study: a 20-year follow-up study[J]. Lancet, 2008, 371(9626):1783-1789. [21] 吴锡桂,顾东风,武阳丰,等.首都钢铁公司人群心血管病24 年干预效果评价[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03,37(2):93-97. [22] 刘力生.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2010[J].中华高血压杂志, 2011(08):701-743. [23] 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制订联合委员会.中国成人血 脂异常防治指南[J].中华心血管病杂志, 2007(05):390-419. [24] 武留信,强东昌,高向阳,等.心血管健康与动脉血管健康 管理[J].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 2013, 7(2):134-138. [25] 袁绍华, 张新超. 心血管疾病风险评估方法及存在问 题[J].中国心血管杂志, 2011(03):223-226. [26] 国家“十五“攻关“冠心病、脑卒中综合危险度评估及干预: 国人缺血性心血管病发病危险的评估方法及简易评估工具 的开发研究[J].中华心血管病杂志, 2013, 31(12):893-901. [27] Lorenz MW, Markus HS, Bots ML, et al. Prediction of clini⁃ cal cardiovascular events with carotid intima-media thick⁃ nes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Circulation, 2007, 115(4):459-467. [28] Nambi V, Chambless L, Folsom AR, et al. Carotid intima-me⁃ dia thickness and presence or absence of plaque improves prediction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 risk: the ARIC (Athero⁃ sclerosis Risk In Communities) study[J]. J Am Coll Cardiol 2010, 2010, 55(15):1600-1607. [29] Woznicka-Leskiewicz L, Posadzy-Malaczynska A, Juszkat R. The impact of ankle brachial index and pulse wave velocity on cardiovascular risk according to SCORE and Framingham scales and sex differences[J]. J Hum Hypertens, 2014. 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2015年12月第9卷第6期 Chin J Health Manage,December 2015, Vol. 9, No. 6 · 409 · [30] Fowkes FG, Murray GD, Butcher I, et al. Development and valida⁃ tion of an ankle brachial index risk model for the prediction of car⁃ diovascularevents[J].EurJPrevCardiol, 2014,21(3):310-320. [31] Cuspidi C, Facchetti R, Bombelli M, et al. Differential value of left ventricular mass index and wall thickness in predicting cardiovascular prognosis: data from the PAMELA popula⁃ tion[J]. Am J Hypertens, 2014, 27(8):1079-1086. [32] Ras RT, Streppel MT, Draijer R, et al. Flow-mediated dila⁃ tion and cardiovascular risk predic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with meta-analysis[J]. Int J Cardiol, 2013, 168(1):344-351. [33] Mesquita-Bastos J, Bertoquini S, Polonia J. Cardiovascular prognostic value of ambulatory blood pressure monitoring in a Portuguese hypertensive population followed up for 8.2 years[J]. Blood Press Monit, 2010, 15(5):240-246. [34] 郭继鸿:动态心电图.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3. [35] Nikus K, Pahlm O, Wagner G, et al. Report of the third Inter⁃ national Society for Holter and Noninvasive Electrocardiolo⁃ gy working group on improved electrocardiographic criteria for acute and chronic ischemic heart disease--Lund, Sweden: June 2010[J]. J Electrocardiol, 2011, 44(1):84-86. [36] Stein PK, Sanghavi D, Sotoodehnia N, et al. Association of Holt⁃ er-based measures including T-wave alternans with risk of sud⁃ den cardiac death in the community-dwelling elderly: the Cardio⁃ vascularHealthStudy[J].JElectrocardiol, 2010,43(3):251-259. [37] Lauer M, Froelicher ES, Williams M, et al. Exercise testing in asymptomatic adults: a statement for professionals from 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Council on Clinical Cardiology, Subcommittee on Exercise, Cardiac Rehabilitation, and Pre⁃ vention[J]. Circulation, 2005, 112(5):771-776. [38] O'Callaghan PA, Fitzgerald A, Fogarty J, et al. New and old car⁃ diovascular risk factors: C-reactive protein, homocysteine, cyste⁃ ine and von Willebrand factor increase risk, especially in smok⁃ ers[J].EurJCardiovascPrevRehabil, 2005,12(6):542-547. [39] Mostaza JM, Lahoz C. “New“ cardiovascular risk factors: will they emerge or will go down?[J]. Med Clin (Barc), 2009, 132 (18):704-705. [40] Danesh J, Wheeler JG, Hirschfield GM, et al. C-reactive pro⁃ tein and other circulating markers of inflammation in the pre⁃ diction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J]. N Engl J Med, 2004, 350 (14):1387-1397. [41] Albert CM, Ma J, Rifai N, et al. Prospective study of C-reactive protein, homocysteine, and plasma lipid levels as predictors of sud⁃ dencardiacdeath[J].Circulation, 2002,105(22):2595-2599. [42] Aviles RJ, Martin DO, Apperson-Hansen C, et al. Inflamma⁃ tion as a risk factor for atrial fibrillation[J]. Circulation, 2003, 108(24):3006-3010. [43] Khaw KT, Wareham N, Bingham S, et al. Association of he⁃ moglobin A1c with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nd mortality in adults: the European prospective investigation into cancer in Norfolk[J]. Ann Intern Med, 2004, 141(6):413-420. [44] Perkovic V, Verdon C, Ninomiya T, et al. The relationship be⁃ tween proteinuria and coronary risk: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PLoS Med, 2008, 5(10):e207. [45] Graham IM, Daly LE, Refsum HM, et al. Plasma homocyste⁃ ine as a risk factor for vascular disease. The European Con⁃ certed Action Project[J]. JAMA, 1997, 277(22):1775-1781. [46] Yoshinaga K. Cardiovascular event risk assessment using myocardial perfusion imaging with a view to wide clinical ap⁃ plication[J]. Circ J, 2011, 75(10):2318-2319. [47] Ahmed HM, Blaha MJ, Nasir K, et al. Low-risk lifestyle, coro⁃ nary calcium, cardiovascular events, and mortality: results from MESA[J]. Am J Epidemiol, 2013, 178(1):12-21. [48] Greenland P, Bonow RO, Brundage BH, et al. ACCF/AHA 2007 clinical expert consensus document on coronary artery calcium scoring by computed tomography in global cardiovas⁃ cular risk assessment and in evaluation of patients with chest pain: a report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 Founda⁃ tion Clinical Expert Consensus Task Force (ACCF/AHA Writ⁃ ing Committee to Update the 2000 Expert Consensus Docu⁃ ment on Electron Beam Computed Tomography)[J]. Circula⁃ tion, 2007, 115(3):402-426. [49] Sunkara N, Wong ND, Malik S. Role of coronary artery calci⁃ um in cardiovascular risk assessment[J]. Expert Rev Cardio⁃ vasc Ther, 2014, 12(1):87-94. [50] Bluemke DA, Achenbach S, Budoff M, et al. Noninvasive cor⁃ onary artery imaging: magnetic resonance angiography and multidetector computed tomography angiography: a scientific statement from 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committee on cardiovascular imaging and intervention of the council on car⁃ diovascular radiology and intervention, and the councils on clinical cardiology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
展开阅读全文
  语墨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中国体检人群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筛查与管理专家共识.pdf
链接地址:http://www.wenku38.com/p-65852.html

                                            站长QQ:1002732220      手机号:18710392703    


                                                          copyright@ 2008-2020 语墨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8034126号

网站客服微信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