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
  • 下载费用:10 金币  

汉语言文学二班仪式视域下的《白鹿原》解读.doc

关 键 词:
白鹿原 汉语言 文学 仪式 视域 白鹿 解读
资源描述:
.仪式视域下的《白鹿原》解读摘 要 《白鹿原》可以说是一部由仪式串联而成的小说。仪式推动了小说故事情节的发展,显示着关中的风俗民情,承载着远古巫术宗教文化的深刻底蕴,鉴证着清朝末年到新中国成立这段风霜血雨的历史。本文将在人类学视角下,结合作品自身仪式书写特质,对仪式进行分类,并分析研究仪式在小说中的具体功能、意义。关键词 仪式,《白鹿原》,分类,功能 ABSTRACTWhite Deer is a novella made up by different series of ceremonies, which promotes the development of the plot and shows the customs of Guangzhong region, bears the rich heritage of the ancient witchcraft religious culture and witnesses the historic changes from late Qing Dynasty to the founding of new China. This article, with a combination of ceremonial written characteristics of this work, will categorize ceremonies and analyze the specific function and significance of ceremonies in the novella from the anthropological perspective. KeyWords: Ceremony , WhiteDeer ,Classification ,Function 绪论(一)研究现状通过对中国知网中研究《白鹿原》的文献进行检索发现从2000年到2014年共有2449篇文章,在研读这些文章后归纳出以下几种观点。从《白鹿原》的主题方面着手对小说进行分析研究的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从精神文化的角度出发,对《白鹿原》的寻根主题进行了细致的分析。例如赵录旺的《倾听并打开自己——读陈忠实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有感》;一部分以历史和写实为观点,深入的研究了小说的写实主题的新历史主义特征。例如王芸的《新历史主义视角下的<白鹿原>》,董长江的《<白鹿原>中的新历史主义锋芒》。关于《白鹿原》中的人物分析研究。小说中出现了一系列个性生动的人物形象。研究小说中人物形象的作品,从宏观上看主要集中于人物悲剧命运的分析上,例如董炜的《<白鹿原>人物悲剧命运研究》;从微观看主要以白嘉轩、田小娥、黑娃、白灵、朱先生进行分析研究,例如:林爱民的《好一个“大写”地主——试析<白鹿原>中白嘉轩形像的创新意义》,陈劲松的《田小娥悲剧命运及其文化反思——重读陈忠实<白鹿原>》, 杨光祖的《田小娥论》,马向东的《多重人格的天使——解读<白鹿原>中的田小娥》。关于《白鹿原》的意象解读主要集中在对“白鹿”意象的分析研究上。例如:李金砂《<白鹿原>中的“白鹿”意象探析》;汤玲的《<白鹿原>中“白鹿”意象》;李俊美的《<白鹿原>中“白鹿精魂”》。关于《白鹿原》的语言研究。小说中的语言极具特色,文本中使用了关中方言并融入了秦腔。一些研究《白鹿原》语言的文章从小说中方言的使用和彰显文学表现力的关系,语言对人物的塑造等方面进行了分析探索。例如:韩承红的《关中方言与语言张力——<白鹿原>语言解读》;王鹏程的《秦腔对陕西当代小说的影响——以<创业史><白鹿原><秦腔>为例》;王敬艳的《密码中的组合艺术——略论<白鹿原>中双关、婉曲修辞》;韩承红的《<白鹿原>中的关中语言》关于《白鹿原》文化研究。小说在很多方面体现了家族文化,宗族关系,地域文化,民俗风情。关于小说文化方面研究的文章主要有:郑万鹏的《<白鹿原>研究》;周循的《<白鹿原>的关中文化特色探析》;张婷的《论<白鹿原>的地域文化内涵》;金鸿雁的《论<白鹿原>中民俗文化的特征及其价值》。纵观《白鹿原》的研究史,从总体看对文本的研究经历了一个从宏观向微观的转变过程,新的视角也在不断的出现。本文将在吸收借鉴前人的基础上,从仪式学的角度对文本中的仪式进行分类,并解读文本中的生活仪式,宗教仪式,政治仪式分析这些仪式的社会功能,现实意义和文化内涵。(二)《白鹿原》中的仪式类型纵观人类学家对仪式的研究史,整合出学者们对仪式的分类有以下几中观点:涂尔干把仪式分为消极仪式和积极仪式。这样的仪式二分法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他的神圣与世俗的基本理论。维克多·特纳侧重于对仪式的社会文化功能的研究,因此他把仪式分为生命危机仪式和减灾仪式。还有一种分类法把仪式分为工具性仪式和表述性仪式,这种分类法体现出对超自然的神秘巫术和无功利目的的膜拜仪式的支持。凯瑟琳·贝尔的仪式分类体现在两方面,第一体现社会宇宙秩序或多或少有底蕴的行为;第二日常生活中近似仪式或“仪式化”的行为。谢克纳的仪式树将人类仪式分为社会仪式、宗教仪式、美学仪式,在社会仪式中又分为日常生活仪式、体育运动仪式、政治仪式。从仪式的分类梳理可以看出学者们对仪式的分类体现出了对某种特定理论的支持。由于仪式的表述范围和内容在不断扩大,因此对仪式的分类形式越来越细致。“早期的人类学家、宗教学家基本上把仪式置于宗教范畴”彭兆荣《人类学仪式的理论与实践》,北京:民族出版社,2007,第2页。宗教仪式是人类最原始的仪式。随着仪式范围的不断扩大,仪式开始涉足于世俗社会领域,并且表现出的功能侧重点不同。一些仪式重点是为了巩固统治者的权力地位。一些仪式则重点体现出日常生活中人们的情感。对《白鹿原》中的仪式进行归纳整理,发现小说中有关仪式的书写有34处。其中丧葬仪式有7处,婚娶仪式有7处,祭祖仪式有5处,驱鬼仪式有3处,求雨仪式有1处,革命仪式有6处,还有一些日常生活仪式,例如摆满月酒的通过仪式有2处,惩罚赌博抽烟通奸仪式有3处,学堂开馆仪式1处。这些仪式在作品中有些详细描写,有些一笔带过。但是无论详略,仪式总是故事的高潮,推动着故事情节的发展。呈现给读者中国的悠久历史,陕西的风俗习惯。以及特殊革命时期,权利的争夺转移。根据人类文化学家对仪式分类细致化的特点以及谢克纳的仪式分类法,结合《白鹿原》中仪式书写的自身特质对小说中的仪式进行分类,可分为:日常生活仪式,政治仪式,宗教仪式。一 日常生活仪式(一)日常生活仪式的概念功能日常生活仪式是仪式中的一个小部分,从属于社会仪式。在神圣与世俗之间,日常生活仪式偏于世俗的一面,它同人类的日常生活紧密相联,比如出生、婚娶、丧葬等仪式。日常生活仪式的形式内容是各式各样的,不同的名族,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时代所呈现的仪式形式是不同的。具体表现在两方面:一方面同一种仪式在不同的历史时段中表现出来的功能不同,在某个时间段会有创新,也会有萎缩,某种功能会丧失也会延伸;另一方面同一种仪式在不同的场景中具体的意义也是不同的。“交流与交通构成仪式的一个基本功能,并通过这一功能作用于社会现实。” 彭兆荣《人类学仪式的理论与实践》,北京:民族出版社,2007,第160页。仪式作为一种社会形式,它的价值得到确定范围人群的认可。人们参与到仪式当中,因一个仪式而聚,在仪式中进行社会交流。日常生活仪式的惩戒功能也是非常重要的。仪式常常有自我惩戒和惩戒他人的权利。“在有些仪式中会出现苦行僧式的自我否定” 彭兆荣《人类学仪式的理论与实践》,北京:民族出版社,2007, 第26页。也有些仪式是对那些违背社会秩序的行为进行惩戒。这些仪式需要个人的意志服从群体的要求。日常生活中人们通过举行仪式达到一种娱乐的效果,仪式的娱乐功能在当下社会越来越重要。一方面,社会通过或借助仪式活动以重申道德秩序的合理性和合法性,另一方面,仪式将个人的失落或不满的体验比如死亡等游戏化。(二)《白鹿原》中日常生活仪式的书写具体到《白鹿原》中,日常生活仪式包括丧葬仪式,婚娶仪式,孩子满月仪式,惩罚赌博抽烟通奸仪式,学堂开馆仪式。小说中的丧葬婚娶仪式贯穿于作品的始终。作品一开始就说到了婚娶仪式“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娶了七房女人” 陈忠实《白鹿原》,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9,第1页。接着是白嘉轩的三个儿子,白孝文,白孝武,白孝义,女儿白灵,还有黑娃,鹿兆鹏,鹿兆海的婚娶仪式。在这些婚娶仪式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有两个,第一白孝武的结婚仪式;第二白灵和鹿兆鹏的结婚仪式。白孝武的结婚仪式场面宏大,热闹非凡。参加仪式的人除了白鹿村所有白鹿两性的人还有关中大儒朱先生,鹿子霖成为仪式的执事者,自然唢呐锣鼓声更是热情洋溢。白灵和鹿兆鹏的结婚仪式只是对着一对红色的蜡烛拜天地,仪式的参与者只有白灵和鹿兆鹏,没有锣鼓,没有宾客,没有主持者,没有美酒佳肴。丧葬仪式也是小说描写篇幅较多的一种日常生活仪式。白嘉轩的父亲白秉德暴病而死,白家遵从他的遗言为其举行的简单又不失身份的葬礼;白嘉轩为父亲选择风水宝地迁坟仪式;国军军官,鹿子霖的二儿子鹿兆海的丧葬仪式;关中大儒朱先生的葬礼;白嘉轩的妻子仙草的葬礼,鹿三媳妇的葬礼等。在这些葬礼仪式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白秉德的葬礼,鹿兆海的葬礼,朱先生的葬礼。白秉德的葬礼是按照白鹿村传统的风俗葬礼仪式举行的,首先由阴阳先生选定坟地的位置,接着找乐人,“讲定八挂五的人数,头三天和后一天出全班乐队,中间三天只要五个人在灵前不断弦索就行了”。 陈忠实《白鹿原》,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9,第8页。坟墓的排列顺序也是很有讲究的“他的坟按照长幼排在父亲坟堆下首靠左的位置。” 陈忠实《白鹿原》,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9,第9页。鹿兆海的葬礼仪式规模宏大,白嘉轩做为组长他对国民党派来安葬鹿兆海的人说“你们按你们的新规矩做,族里人嘛,还按族里的规矩行事” 陈忠实《白鹿原》,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9,第465页。一场兼并传统和新式的葬礼仪式隆重的在白鹿原上举行。参加鹿兆鹏葬礼的人有国军领导,县委书记,朱先生,白嘉轩和所有的族人。灵柩前面军乐队低沉哀婉的乐趣,灵柩后面是本原人喇叭唢呐悠扬忧伤的祭灵曲,军方的挂的是花圈挽联,族人挂的是纸扎的或绸扎的莽纸。朱先生在其灵前烧了四十三个日本人的头,同时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抗日宣言,把鹿兆海的葬礼推向了高潮。朱先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被白嘉轩称为圣人姐夫。他对自己的死亡早有预感,立下遗言“不蒙脸纸,不用棺材,不要吹鼓手,不向亲友报丧,不接待任何调孝者,不用砖箍坟,总而言之,不要铺张,不要喧嚷,尽早入土。” 陈忠实《白鹿原》,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9,第466页。在这样的遗言下,他的葬礼自然是很简单。但是朱先生的遗体送回老家时,他以前的学生,官员,村民,各处的人都来送葬,真有十里长街送总理的壮观了。白嘉轩的大儿子白孝文小女儿白灵满月时都举行了隆重的满月仪式。白嘉轩请来了所有的亲朋好友,杀了一头猪款待客人,同时给儿子起了拴狗的乳名,以求吉利。为女儿白灵举行的满月仪式热闹欢悦的喜庆气氛与白孝文不相上下,同时还多了一个认干亲仪式,妻子抱着女儿给鹿三磕头,认鹿三为白灵的干爸,众人都把黑摸在白嘉轩和鹿三脸上,表示吉祥。惩罚赌博抽烟通奸仪式在小说中有三处。白嘉轩以组长的身份主持仪式,惩罚那些违反乡约的人。仪式是在祠堂进行的,按照乡约在全体族人面前对两名烟鬼和赌徒们进行了严厉的惩罚。对通奸者的处罚更是严厉。同样是在祠堂全族人面前进行的,主持者是白嘉轩的大儿子白孝文,仪式首先由白嘉轩点燃祖宗牌位上的蜡烛,然后作揖磕头,族人一个接一个去点香磕头。接着白孝文诵读乡约,之后就宣布对通奸者田小娥和狗蛋用刺刷各打四十,由白嘉轩开打第一下,接着族人一个接一个的打。惩罚儿子白孝文与田小娥的通奸仪式是白嘉轩主持的,仪式的程序形式和前边一样,只是白嘉轩在用刺刷打的时候更用劲。白嘉轩和鹿子霖为白鹿村修建了学校并举行了隆重而又简朴的学堂开馆仪式。仪式最重要的环节就是祭拜孔子,在墙上贴着孔子像,祭桌上摆着水果,两只红蜡由白嘉轩点燃,炮竹响起,白嘉轩点香叩拜,接着学生依次叩拜。(三)《白鹿原》中日常生活仪式的功能意义 《白鹿原》中的丧葬仪式,婚娶仪式,孩子满月仪式,都可视为通过仪式。这些仪式在小说中有的详细描写,有的一笔带过。但是这些仪式的功能意义大体相同。小说中在白嘉轩举行第一次娶亲仪式之后,他首先从父亲的怀中独立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有传宗接代义务的人。她的妻子也离开了生养自己的父母的家,从此和丈夫组建了一个新的家庭,开始经营自己的生活,这个仪式使妻子和丈夫在某种意义上都脱离了父母,同时在族人的眼里他们成为大人。在父母亲朋好友,族人的认可中,新人的结合合法合理了。通过婚娶仪式白家贡家两个家庭开始结合,家庭成员之间有了某种特殊的关联。在中国传统的宗族制下,通过婚娶仪式后就有了传宗接代的伟大任务,因此在白嘉轩娶过六个老婆之后,他还举行了第七次婚礼。白嘉轩为三个儿子娶亲也是相当认真,谨慎的。大儿子娶了一个比他大两岁的媳妇,自然最直接的目的也是早抱孙子,传宗接代。鹿兆鹏和白灵的结婚仪式冲破了封建社会的家长承办制,他们在真挚的感情下举行了最简单的婚礼,但是在革命的非常时期,他们也不忘拜天地,没有群众的认可,那就让一切的神灵来证明他们结合的合法化合理性吧。小说中的两场满月仪式的表述大体相似,不同之处在于白孝文在仪式中得到了栓驴的小名,以求平安吉利。白灵在仪式中认鹿三为干爸,以求平平安安。白孝文作为白家的头生子对白家有特别重要的作用。白嘉轩通过这个仪式告知世人,自己完成了传宗接代的任务,使他在村里的权威性进一步增加。这个仪式也标志着一个小生命的诞生,和世人对他的认可。白灵是白嘉轩唯一的女儿,表层意义上,满月仪式表现出白嘉轩对女儿的疼爱,也是对白家人财具旺的一种展示。白灵作为白鹿精魂,她是一个新时代女性的代表。因此在她的身上自然也有其独特性。作为通过仪式的丧葬仪式,也是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宣告人的生命终结的仪式。《白鹿原》中的丧葬仪式一方面是活着的人向死者的一种告别,同时向世人宣告了死者与生者阴阳相隔的境况,另一方面是对死者身份的一种确认,是生者在悲痛中向神灵祈求宽恕死者的一切罪恶,使其能进入极乐世界的一种祷告。这些葬礼从形式内容上看都是一种传统的仪式。葬礼举行都会有乐班敲锣打鼓,都会有参加的群众。但是根据死者不同的身份,举行仪式的时间的差异,仪式的意义便有了区别。白嘉轩的父亲白秉德的丧葬仪式是白鹿原上一般人生命终结所能承办的仪式的一个典型代表。他离世的时间正是白家生活拮据时期,为儿子娶妻已用去白家大部分家产,最重要的是白嘉轩还是单身,白家还没有传宗接代者,因此白秉德在死前立下遗训,他的葬礼一切从简,并要求儿子办完葬礼后马上举行婚礼,不许守孝。另一个特点是白秉德坟墓的排列顺序很有讲究。这两点充分的向读者展示了中国传统社会的宗族制度,人类对其祖宗的崇拜和敬畏的现象。血缘关系控制着白家坟墓的排列顺序,血缘的传承也使得白嘉轩不得不简单的承办父亲的丧葬仪式,尽快的举行结婚仪式。作为农民阶级的白鹿村民,在丧葬仪式时,大概也是这个规模。太过宏大的规模他们没有那么多钱去承办,太过寒酸又会觉得对不起死者,白秉德的葬礼的典型性是值得肯定的。鹿兆海的葬礼是白鹿原史无前例的,这要得益于他的特殊身份和死因。鹿兆海是白鹿原鹿子霖的儿子,鹿子霖是白鹿村的乡约,他有钱也有权,鹿兆海是关中大儒朱先生的学生,他有才气也有品德,从他自身而言,他是国民军军官,这种身份是一种权力的象征,同时还有保家卫国的责任体现。鹿兆海的死因具有无比的高尚性,也是他悲壮独特的葬礼的直接原因,他是死与抗日战场,是为了保卫人民,保卫国家而死的。因此他的葬礼既有白鹿原最传统高贵的仪式,也有军队为其举办的新式的仪式。白鹿原的村民坚持用原上的葬礼仪式,但也不反对军队的新式葬礼,这正是中国人中庸之道的思想体现,这个规模甚大的仪式是对鹿兆海身份的一种肯定,对他的价值的一种称赞。无论是战士还是白鹿原的村民,从这个仪式中都得到了一种抗争的力量,一种保家卫国的信念。朱先生的葬礼是震撼人心的。朱先生是关中人民心目中的圣人,他的言行举止,做人之道,学问品德深深的印在了村民心中,他的葬礼体现出一个正真儒学者的风范,一切从简,只需枕着自己的著作入土为安。但是前来参加他葬礼的人数却是惊人的多,这个简单的仪式表现出了超越形式本身的内涵。这是中国人对儒家文化的追求和崇拜,在贫困的山村里,在大字不识几个的村民中间,在战争四起,生灵涂炭的年代里,中国传统文化以其深厚的内涵,强大的生命力吸引着人们,这是中国人的自豪。惩罚赌博烟鬼通奸仪式体现出仪式的惩戒功能。白嘉轩以组长的身份主持仪式,惩罚那些违反乡约的人。仪式的形式都是敬祖之后在祖宗面前对违反乡约的人进行肉体上的精神上的惩罚,以达到使其改过自新从新做人的目的。仪式形式所表现出来的族群意识,祖宗观念是很强列的,在祖宗面前惩罚不义之徒,一方面惩罚他们给祖宗蒙羞的行为,另一方面希望得到祖宗的庇佑,使其改邪归正。白嘉轩和鹿子霖为白鹿村修建了学校并举行了隆重而又简朴的学堂开馆仪式。仪式最重要的环节就是祭拜孔子,这也是中国人对本民族文化的认同和继承。二 政治仪式(一)政治仪式的概念功能政治仪式是在情感的基础上将个人与群体的过去、现在、未来联系在一起的交流方式。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政治仪式多是强化群体和国家认同的一种工具。作为一种工具,在政治生活中,政治仪式被视为存放和生产权威性资源的工厂,同时仪式本身也是一种权利争夺的目标和全力争夺的利器。国家使用仪式的内容与形式构建其自身的权力结构与意义系统。现在社会中政治仪式具有重要的意义。政治仪式的功能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是维护社会秩序,统治者通过举行各种仪式以达到对其权利地位的巩固从而维护社会秩序。其二是增强凝聚力。有些仪式的举行能够增强群体与群体,群体与个人之间的凝聚力,使内部之间更加团结稳定。其三是赋予人们以生命力,在某种仪式的举行中,在仪式中的个体通过对神圣仪式的感知获得一种自认为的激情,和对生命价值的认可。(二)《白鹿原》中的政治仪式书写《白鹿原》是一部民族史,是从清末到新中国成立的历史。这段时间正是中国的党政斗争激烈时期。小说中有6处写到了革命仪式。鹿子霖保障所建成举行庆祝仪式,杨排长别开生面的征粮仪式,白鹿仓重新挂牌庆祝仪式,白鹿村农协成立仪式,黑娃入匪仪式,白灵加入共产党的仪式。鹿子霖在白鹿村建立保障所进行庆典仪式,参加人员是顶头上司田福贤和其他乡约,及村里有头有脸的人,第一项是挂牌仪式,白鹿仓总乡约田福贤把挽着红绸的木牌挂在了门上,接着鞭炮齐放,之后来客一起喝酒吃肉。杨排长的征粮仪式是一种强制性的恐吓性的行为。这种仪式是士兵们在全体村民面前用枪杀死十几只鸡开始的,杀完鸡在鸡血的映衬下宣布了不和常规的,苛政猛于虎的征粮数量。在权利的恐吓下,老百姓只能忍饥挨饿缴纳所证粮食。白鹿仓为重新挂牌举行了隆重的庆典仪式。在军阀统治白鹿仓的局面结束后,白鹿仓整顿旗鼓举行了挂牌仪式,这次参加仪式的有国民党岳维山县长,共产党鹿兆鹏,白鹿仓的名士,财主,还有关中大儒朱先生。这次仪式不同于第一次挂牌仪式的是,岳维山抓住鹿兆鹏的手紧紧握住,举过头顶,表示国共真诚的合作关系成立。成立农协仪式也是惊天动地,最大的举动是砸了祠堂,锣鼓放炮也是必不可少的。黑娃入匪仪式也是比较有代表性,黑娃和大拇指喝下滴有自己血液的血酒,行跪拜礼。白灵加入共产党的仪式,是相当简约,鹿兆鹏是主持仪式者,参与者也只有白灵,但是对着党旗宣誓即庄重又神圣。(三)《白鹿原》政治仪式书写意义革命与斗争,矛盾,权力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小说中描写的政治仪式,具体分析,每项仪式都与重大的革命变革有关。白鹿村保障所建成,鹿子霖任命保障所所长,举行庆祝仪式。仪式的举行宣告着国民党政权在白鹿村的建立,这是一种权力的宣告。杨排长以杀鸡视为行为恐吓村民,强行征粮的仪式在告知白鹿村村民军阀统治者的残忍,跋扈,对百姓的欺压,也象征着一种权力的转移,战争形态中的胜者为王的道理。军阀战胜了陕西的国民党,统治了陕西,白鹿原也发生了权力的转移,老百性只能在苛政猛于虎的情形下,艰苦生存。白鹿仓重新挂牌庆典仪式是政治仪式中最具代表的书写。仪式作为一种工具,是统治者增强其凝聚力,宣告其统治地位,联系群众的一种形式。作为一种形式,白鹿仓重新挂牌仪式中,国民党代表岳维山与共产党代表鹿兆鹏的握手表现出这次仪式的重大意义。作者通过白鹿仓这个小小的仪式表现出国共两党合作抗日的这一重大历史事件。黑娃入匪仪式,通过喝血酒叩拜的形式,完成了一种身份的转变,从一个正常的农民变成一个抢劫杀人的土匪。这种转变的背后隐藏着那个动荡的社会的变迁。黑娃想和小娥过正常人的平平淡淡的生活,动乱的时代不能允许他这样做,他只能逃亡,抗争,最终成为土匪。白灵的入党仪式简单庄严。作为白鹿精魂,白灵从出生开始就有了神圣的身份。作为一个封建社会的女性,她冲破了封建社会对女性的压迫,从小就读书识字,写的毛笔字刚劲有力,风骨独特,做的对联也超出了两位哥哥。她敢于违背父亲的意愿,去城里读书。这一切都使她与众不同,在对着党旗宣誓完毕后,她的身份也发生了质的改变,在一定意义上是一种隐在的映射,映射着白鹿精魂就是共产党的精魂,共产党是中国的精魂。三 宗教仪式(一) 宗教仪式的概念功能一般而言,绝大多数的仪式属于同一个民族或族群历史传承的产物,它们属于远古生活的一部分。伴随着远古时期神话的产生,仪式也孕育而生,因此早先的仪式大多与神话的原始宗教有着剪不断的关系。一些学者认为“仪式是指与巫术或宗教实践联系在一起的那些行为。” 彭兆荣《人类学仪式的理论与实践》,北京:民族出版社,2007,第14页。仪式和宗教紧密相联,仪式是一种宗教表现和宗教行为,宗教通过仪式实现其社会功能。宗教仪式的功能首先是一种心理安慰,通过仪式的举行满足人类心理需求,特别是在人类生活中的一些不可意料的事情上,比如,生病、危险、生活变化等,仪式可以起到心理上的舒展、化解、转移等作用。祖庙祭祀的宗教仪式成为人们区分“我群”与“他群”的一种身份证明。更能维护族群的团结。(二)《白鹿原》中的宗教仪式书写小说中的宗教仪式有驱鬼、镇鬼仪式,祭祖仪式,求雨仪式。白嘉轩的第六个女人半夜惊醒,为其举行的捉鬼仪式。田小娥冤魂不散,祸害族人,白嘉轩盖塔镇鬼。白鹿原的村民新婚之后必须带着新媳妇祭拜祖宗,拜祖仪式是由组长主持,新婚夫妇及族人集聚祠堂,进香叩拜祖宗及长辈的一种神圣的仪式。小说中鹿兆鹏的祭祖仪式滑稽可笑,他的祭祖仪式是在父亲的耳光的强逼下进行的。黑娃的祭祖仪式艰难曲折,当他与田小娥回家要求进祠堂拜祖宗时,因为田小娥的不洁身份,不能进祠堂,更不能站在祖宗面前行跪拜仪式。当黑娃改过自新,带着明媒正娶的妻子回家拜祖时,组长白嘉轩亲自出门迎接,主持拜祖仪式,族人都来参加观看,大儒朱先生亲自陪同。黑娃在叩拜之时声泪俱下“不孝子鹿兆谦跪拜祖宗膝下,洗心革面愿做好人,乞祖宗宽恕” 陈忠实《白鹿原》,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9,第495页。朱先生也泪花盈眶。白嘉轩为黑娃披红。和黑娃祭祖仪式异曲同工的是白孝文的回乡祭祖仪式。白孝文在女色引诱下走上了不正之路,乱淫、吸大烟、变卖家产,当他改过自新,回乡祭祖时,白嘉轩以宽容的胸襟接纳了他,并亲自主持祭祖仪式。(三)《白鹿原》中宗教仪式的功能宗教仪式一方面以巫术行为表现出来,另一方面以宗族关系呈现出来。从其形式、仪式表述方面看,它具有神秘性,在时间维度上,传承性也是最直观的。这是一种从原始社会继承下来的行为。小说中以巫术表现出来的仪式有驱鬼、镇鬼仪式,求雨仪式。小说中驱鬼仪式主持者是法官,法官的出场是神秘的,他坐着鬼轿黄昏时候出发,法官布下天网,在各种咒语及癫狂动作之后,鬼自然被捉住了。在镇鬼仪式中白嘉轩盖塔,将鬼镇压到塔下。这是对原始巫术文化的继承和表现。在这里法官有了很强的象征意义,他是人和鬼之间的桥梁,既能和鬼沟通降服鬼怪,又能把鬼的意愿传递给人,白孝文和黑娃的回乡祭祖仪式。他们在祖宗面前承认错误,求得宽恕,立言改过自新。“仪式在某种意义上说,他就是一条族群边界。他不仅像一张入场卷,只有获得“门票”的人才能够入场” 陈忠实《白鹿原》,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9,第106页。只有通过这种仪式他们才能拿到这张入场卷,真正得到族人的原谅,建立起与族群之间的种属关系。白孝文和黑娃从自己的族群中分离出来,使自己打上地位较低的阶层烙印,通过祭祖仪式的举行他们才真正回归群体,与群体交融,获得了某种高级的地位。结语仪式在某一社会文化系统中具有其独特性和普遍性。一方面它代表着人类社会文化的发展;另一方面不同的仪式彰显着不同的社会结构和文化内涵。《白鹿原》的成功在于它丰富的仪式书写。日常生活仪式表现出陕西文化中的人情风俗,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宗族观念,平常百姓对儒家文化的追求和敬畏,通过政治仪式的书写展现出军阀、土匪、国民党、共产党分争天下的过程,宗教仪式中表现出原始人类神秘的巫术形式以及中国祖宗崇拜,族群意识的文化现象。参考文献[1]陈忠实《白鹿原》,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9年。[2]郑万鹏《<白鹿原>研究》,吉林:时代文艺出版社,1998年。[3][英]简•艾伦哈•里森著《古代艺术与仪式》,北京: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2008年。[4]张天佑《专制文化的寓言》,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2003年。[5]彭兆荣《仪式谱系: 文化人类学的一个视野》,载《民族研究》,2002年第2期。[6][英]维克多•特纳著,黄剑波 ,刘博赟译《仪式过程:结构与反结构》,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7] 彭兆荣《人类学仪式的理论与实践》,北京:民族出版社,2007年。答 谢光阴似箭,将近四年的大学生生活即将结束。回顾在西北民族大学度过的每个日日夜夜,感受颇多,收获丰富。想到报到第一天的情景、四年时间里发生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对于今天即将离校的我有太的不舍。首先我要感谢西北民大文学院的老师们,是你们赐予我知识,教会我做人,引领我成长。非常感谢张天佑老师,感谢张老师百忙之中对我的文论的指导,感谢您那严谨务实的学术风范、尽职尽责的工作态度、父亲般慈祥的生活态度对我的影响和感染。在论文写作过程中,从选题,开题报告,参看书目,定稿,您总是一丝不苟给与我指导。在您的引导下,我认识了仪式理论,极大的开拓了我的学术视野,顺利的完成了毕业论文的书写。 在这里我真诚的说一声“谢谢”同时送上我的祝福,祝老师身体健康,工作快乐。 李志红 2014年5月14日
展开阅读全文
  语墨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汉语言文学二班仪式视域下的《白鹿原》解读.doc
链接地址:http://www.wenku38.com/p-74649.html

                                            站长QQ:1002732220      手机号:18710392703    


                                                          copyright@ 2008-2020 语墨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8034126号

网站客服微信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