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1
  • 下载费用:8 金币  

【可编辑】南有嘉树(六).doc

关 键 词:
可编辑 编辑 南有嘉树
资源描述:
南有嘉树(六)   新浪微博:@苏清晚SU   读者群号:653735592   简介:她是低调的闻香师,心有桎梏,身世迷离。   他是金贵的纪家长子,得天独厚,野心勃勃。   世界上约有三百名闻香师,她是其中一个。于他,一生冗长,她是唯一的一个。   对于“纪先生”这个称呼前缀,温嘉树用得很不情愿,以纪南承现在的态度,她并不想这么尊敬地称呼他。尊重是相互相的,但谁让她有求于他更多一点。   客厅和洗手间只是一墙之隔,但客厅里的电视机声音很大,体育频道原本就喧闹,各色各各种各样样的声音杂糅合在一起着充斥在空气中,掩盖了温嘉树的声音。   她就躲在门后,只露出一双眼睛,纪南承根本看不到这边的动静,她又试着喊了一声,仍没有半点回应。她没办法,她只能将浴巾紧紧地裹在身上,为了避免防走光,外面又套了一件外套,赤着脚走向客厅。   从进门开始,她就没有拖鞋可穿,现在也只能赤脚走过去。   她赤脚踩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上,脚底沁凉,洗手间内有热气吹着,哪怕是脚踩在地上也暖融融的,一走出来,浑身都凉了。   纪南承抬头,看到一道忽然出现的人影,很显然震惊了一下。   而且温嘉树的装扮……尤其奇怪,头发像湿漉漉的海草一样贴在脸颊上,纯素颜的一张脸白皙通透。她并不是典型意义上的白皮肤冷白皮,但在客厅的白炽灯的照射下,她面部的肌肤更加白皙了几分。   “你家有吹风机吗?”温嘉树也觉得不自在。   “嗯。”纪南承起身,进主卧的洗手间拿了吹风机,出来递到她的手中后,目光停留在她的脚上。   脚是人身上特别隐私的部位,被人看的感觉特别不舒服,温嘉树的脚不自觉地挪了挪,接过吹风机便立刻扭头快速地钻进了洗手间,连一声谢谢都没说。   等头发快吹干时,她听到客厅的电视节目声音小轻了不少,好像还有大门开合的声音,。她以为纪南承出门了,头发没完全吹干就关了吹风机去了客厅。   他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待在他家吧?   然而,温嘉树一打开洗手间的门,一打开,温嘉树便杵在了原地,茫茫然地看着眼前多出来的一个人……   温嘉树见过这个人,是纪南承的助理邢时。   刑时手里拿着一个纸袋,见到温嘉树裹着浴巾从洗手间出来时,也惊呆了……   温嘉树的头发还没有全干,有几缕发丝粘在脸上,样子有点,形容狼狈。   四目相对,两人都没反应过来,直到温嘉树看到了一旁仍坐在沙发上的纪南承才反应过来。   “邢时。”纪南承冷冷地扔了两个字过去,邢时立刻将目光挪开了。   纪南承这句话颇有一点不快的味道,他起身盯着邢时:“你在看什么?”   邢时的目光瞬间凛冽凛了起来,转过了身去。   温嘉树的脸顷刻间红了起来,她以为纪南承出门了,公寓里没人,索性直接裹了浴巾便出来了,谁承想纪南承不仅在,邢时也在……   纪南承从沙发上捞起自己刚才脱下的外套,递到了温嘉树的面前:“穿上。”   温嘉树连忙接过,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了。   纪南承的外套很长,遮住了她的小腿腹,只隐隐露出纤细的脚踝。在穿的时候,她便闻到了他大衣上残留的须后水的味道。味道并不浓郁,很淡,但她对气味过分敏感,拿到大衣时便闻到了。   整体是木质香调,这种木质味道绅士优雅,而一丝广藿香的味道横冲直撞地出来,占据了主导位置,强势逼人,匪气十足。   绅士又霸道而且,很有品位的一款须后水,又出奇地适合纪南承。   他挑香的本事倒是一流。   温嘉树对于有品位的人很有好感,哪怕这个人是让她认为是“流氓”“无赖”的纪南承。   最怕流氓有品位。   她身材本就娇小,穿上他的大衣后更像是整个人蜷缩在了衣服中。   她静静地看着纪南承,看到他走到邢时邢时的面前,从邢时他手中拿过了纸袋递到她面前:“里面是女式士拖鞋,换上。感冒了对你我都没好处。”   纪南承哪怕说的是关心的话,口气都让人觉得僵硬。   温嘉树当然不会至于自恋地觉得他口是心非,她感冒了,对他来说的确是半点好处都没有。现在她是他的利用对象,她出任何差池,都打乱他的计划,他当然不会让她生病。   温嘉树接过纸袋,拿出了拖鞋换上,粉色的女式士棉拖,穿上后脚底感觉松软舒适,她看着邢时还被迫背对着,心里底有些愧疚。   “邢助,麻烦了。”   邢时应该是来送拖鞋的,本来就很麻烦他赶过来本就是麻烦他了,还让他被责罚,温嘉树有些过意不去。   “没事。”邢时尴尬地笑了笑。   “走吧。”纪南承又扔了两个字给邢时。   邢时察觉到了纪南承的不悦,他甚至怀疑自家总裁是不是真的对这个女人动了心思。?   以邢时他在纪南承身边多年的经验来看说,纪南承对女人的挑剔不亚于在商场上对产品的挑剔,他跟这位温小姐见了不过寥寥几面,一次是在飞机上,一次是在格拉斯的宴会上,两次邢时他也都在,两个人火药味都挺重的,尤其是温小姐,态度很不善。   原来纪总喜欢的是这种类型?   “你在想什么,还不走?”纪南承见邢时迟迟不离开,口气里的不快味道更加明显。   邢时回过神来,眼神飘忽了一下,也不敢转过身去,用余光看着纪南承:“喀咳……纪总,还有一件事。半年前我们同沉香匣这个品牌谈的香水项目,对方的负责人今天打电话过来说,香水新品已经调制出来了,希望我们公司的人跟他们公司对接考察一下。没什么问题的话,这款香水就可以要上市了。”   刑时觉得既然来了,就把工作上的事情也汇报了,省去了回去再打电话给纪南承的麻烦。   “找个时间跟对方碰个面就可以,这种事情还需要告诉我?”   刑时觉得自己今天好像踩到纪南承的尾巴了,难道是因为他刚才无意间看了温小姐出浴的样子?   不至于吧……   刑时尴尬万分,平时纪南承也并非是这个样子的,但他还是必须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公司销售部的意思是,希望能聘请一位专业的闻香师,否则,以我们普通人的鼻子,肯定闻不出什么名堂。”   “你难道不知道,全世界大概只有三百名闻香师?而且多半是法国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去哪里找?”纪南承一字一句说得尤其冷冽冷凛,温嘉树作为外人,听着都觉得胆寒。   纪南承凶起来的样子,让人看着挺害怕的……温嘉树回想了一下跟纪南承前几次打交道时自己“凶神恶煞”的样子,想想,不禁有些后怕……   “既然合同已经签了半年,为什么之前不去找专业的闻香师?”纪南承的口气颇为咄咄逼人。   刑时不敢吭声,自家老板的性格他最清楚, 越是跟纪南承他抬杠,纪南承他的怒火就越消不下去。   “抱歉,纪总。”邢时主动认错,侧过身,往看了一眼温嘉树的方向看了一眼,“但是……温小姐就是专业的闻香师,不知道温小姐有没有兴趣帮忙?”   邢时将这块烫手山芋抛到了温嘉树的这边,她在听到“闻香师”时,便意识到这两人中其中一人肯定会想到她的身上来……   毕竟,的确像纪南承所说的,世界上仅有三百名左右的闻香师,而大多数闻香师都是法国人,亚裔闻香师少之又少,在国内的更是凤毛麟角凤毛菱角。,任谁都会想到她的身上来。   温嘉树抬眸,悄无声息地对上了纪南承的双眸,。   气氛顿时更加窘迫了一些。她知道自己肯定要帮纪南承这个忙,这个忙和申姜那个忙同样性质一样,纪南承还是可以拿布鲁斯的项目来威胁她。   她偏偏也躲不掉,必须要受威胁……   被威胁的滋味可不好受,与其被压倒性地威胁,不如自己主动接盘,还漂亮一些,起码,能显得自己有点风度。   “我在上城还会逗留一周左右,你们是什么时候去考察时间?”温嘉树淡淡地问道,她的唇色很浅,素颜时几乎没有血色,更显得清凉、冷淡,。   说的话也没含着什么温度,语调松松垮垮。   邢时连忙开口:“明晚如何?我去跟对方说……”   “今晚。”纪南承开口打断了邢时的话。   原本邢时说“明晚”已经觉得很不好意思了,毕竟是请人帮忙,时间弄压得太紧迫了,会让人觉得不舒服。,没想到自家老板直接说了今晚……   温嘉树丝毫不震惊不奇怪不惊不怪,纪南承手里有她的把柄,自然是不会对她客气。   她点了点头:“嗯。”   温嘉树转身去洗手间继续吹干了头发,等她出来时,邢时已经离开了。   客厅的沙发上放着一条女士的连衣裙,。   深蓝色的露肩款式,很衬得皮肤很显白的一种个颜色,少量的蕾丝给裙子添了一点仙味儿。   温嘉树穿着自己刚才的那一套衣服,目光只在这条连衣裙上停留了几秒钟的时间:“纪先生,我已经连续帮你两次了,虽然说事不过三,但两次也已经够多了,所以,下一次我不会再帮忙。下周我就要离开上城了,等我回到格拉斯,布鲁斯跟你的事情,就由布鲁斯跟你解决。”   温嘉树很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纪南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漆黑的眼眸眸子看着她:“事不过三的‘三’,是个虚数,指的是多次的意思,。不是你口中说的三次。”纪南承转了一下水杯,握着水杯的手指骨节修长分明,眸光目光里讽刺的味道很明显,“没学过中文?”   “抱歉,我很小就去了法国。”她认栽,她的确不知道“三”字的意思,很多中国古代的文化,她都了解得不深。   纪南承放下了水杯,杯底触碰到茶几的玻璃发出清脆的响声,公寓里空寂安静,一点点声响都会被放大,甚至有那么一点点的回声。   纪南承直起身单手插抄兜:“今晚你要接触到的一款香水,是国内的国产品牌沉香匣的第三款香水,主打的就是中国古典文化。你能行?”   纪南承用简单的一句话质疑了她。   温嘉树微愠:“纪先生是在质疑我的闻香水平?”   凡是人,一旦自己引以为傲的专业水平领域被不信任时,都会有不快之感。温嘉树也如是。   “只是提个醒,别出洋相。这是我们公司和国内的香水品牌第一次合作。”纪南承强调了重要性,也强调了对她的不放心,这让她温嘉树尤其不悦。   “左手边第一个房间,是你的卧室。”纪南承忽地的转开话题,从沙发上拿起了那条件裙子,“晚饭前换上,四点半出发,我不喜欢办事拖拉的人。”   他那过分强势的口吻,无端端给人施加着压力。   “我答应来这里洗漱,没答应要住在这里。”   “放心,我不住这里。”纪南承一句话,让她心安了一些……也是,这里大概只是他临时落脚的一个地方而已,他应该也不屑于跟她一起在这里住一周的时间。   温嘉树接过,咬咬牙,答应了,。她知道申姜的事情没解决之前,他势必会让她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活动,她反抗也不会有效果。   “刚才我的话,你还没回答我。”她指的是帮了她申姜的事和闻香的事之后,他们就“一别两宽”,谁也不欠谁。   “等你什么时候完成了这两件事,你才有资格跟我谈判。”   “……”算他狠。   傍晚。   温嘉树收拾了一下仪容形容,换上了那条件连衣裙,在客厅里等着纪南承。   纪南承从衣帽间出来,换了一身黑色的挺括西装。他穿西?b的样子比他穿休闲服更严肃,周身都是上位者的气场,稳重、成熟。   他的身材比例尤其好,是最适合穿西装的身材,剪裁得体的西装穿在身上很是服帖,每一寸剪裁都恰到好处,将气质也衬得妥帖。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满堂红那样的香水……   “闻香学校没有男人?”纪南承忽然冒出一句话,让将温嘉树立刻将正在打量他的目光思绪立刻收了回来。   “嗯?”   “温小姐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的样子,让我觉得,你从小没见过男人。”纪南承极度自恋地扔了一句话给她,然后走向玄关处。   温嘉树顿时觉得可笑至极,也往玄关处走,顺口胡诌:“在法国,女士一直盯着一位男士看,并不代表她对这名男士感兴趣,而是代表她觉得这名男士很古怪。”   纪南承换上皮鞋,回头看她:“我一年去法国的次数无法计算,少用唬三岁孩子的手段唬我。别忘了,我是做香料出口的,法国的香水公司有八成都是我的客户。我跟法国人打过的交道,并不比你少。”   他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让人无法反驳。   温嘉树的耳梢逐渐爬上了热气,她说不过他,干脆闭嘴不言。   这也让她长了一个教训,商人是靠脑子和一张嘴吃饭的,而她是靠鼻子吃饭的,鼻子比不过嘴。   滨海酒店。   今晚温嘉树是作为纪氏“聘请”的闻香师陪同纪南承出现,并非是纪南承的女伴,所以进酒店的包厢时,两人之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不近不远,不亲昵,也不生疏,像极了共事之人。   侍者帮他们推开了包厢的门,包厢很大,就连门庭都是巨大的,侍者推开时很费力。   门一被推开,一张足以容纳三十人的圆桌映入眼帘。温嘉树瞬间紧张了,有这么多人?   她以为,只是跟对方公司的一两个人碰个面、闻一下香就可以了。,但看这个架势,不像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进门前,她忍不住看了一眼身旁的纪南承,小声道:“怎么这么多人?”   “有问题?”纪南承也停住了脚步,没有立刻进去。   温嘉树有些恼:“你明知道我……我有轻微的社交恐惧症,我怕面对人,尤其是这么多人。”   “你怎么不怕我?”纪南承反问,语速很快。   温嘉树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这个问题莫名的有些暧昧的味道,她别开眼:“见过好几次的人,自然不会怕了……”她有些心虚,她面对纪南承时,的确敢直视他的眼睛,可有些人,哪怕见了无数次,她还是不敢直视。她随便找了一个听起来很合理合适的理由搪塞了他。   “不用怕,你就坐在我的身边。”纪南承说这句话时很沉稳,无端端地让人觉得身心安定,。   温嘉树是特别没有安全感的人,却被纪南承这句话抚平了心绪。,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温暖的手,轻轻地安抚拖了住她躁动不安的心脏,温柔且有力量。   她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跟他走了进去。   包厢里面已经有五六个人候着了,这是对方公司的总裁和对接人员。   “纪总,您好,您好,真没想到今晚就可以跟您见面。距离上一次见面,都有半年了吧?”对方公司的总裁在气势上明显低一个级别档。在这项个合作里,他明显处于弱势。   纪南承只寡淡地回了一句:“你好。”   温嘉树一直不敢看对方公司的总裁对方,目光礼貌地停留在对方的衣襟上,然而对方很快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这位是纪总的女朋友吗?哈哈哈,纪总眼光就是好啊,这郎男才女貌的,的站在一块儿真般配啊,。什么时候可以让我们喝喜酒?哈哈哈……”商场上都喜欢来虚与委蛇的那一套,对方公司的总裁也只是敷衍地客套而已。   但温嘉树怎么听怎么尴尬,她跟纪南承看上去般都配的话,这天底下大概就没有不般配的人了。   她暗自翻了一个白眼,想着纪南承会解释,也就不多说话了,避免与人对视。   然而,纪南承并没有否认,而是向对方介绍:“温嘉树。”   简单明了的三个字,算是肯定了对方说的话。   温嘉树茫然地瞪了他一眼,她很确定他纪南承看到了,但他没有回应看她,仍跟对方寒暄着。   温嘉树浅浅地吸气,也不说话,不断地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过了一会儿,她随着纪南承一起道落座,纪南承说的话,她一句都插不上嘴,只好端着茶杯兀自喝水。   “纪总,我们这款香水,您要不要看一看、,闻一闻?”对方的对接人拿着香水瓶递到了纪南承的面前,温嘉树只是瞥了一眼,本想很快收回自己的目光,纪南承却转过头来对上了她的目光。   “怎么说?”纪南承问她。   “在这里不行。”温嘉树说得果断,“这边已经上菜了,菜肴的气味会掩盖住香水本身的味道,会影响我的嗅觉。等吃完饭吧。”   “嗯。”纪南承看向对方,“先吃饭。”   “温小姐莫非是,闻香师吗?”对方听到温嘉树的话有些愕然。   “嗯。”温嘉树的回答仍很淡漠。   “没想到能看到亚裔的闻香师,难得啊。”对方都是行内人,对闻香师这个职业也略知一二,“温小姐是哪个闻香学校毕业的?”   “凡尔赛闻香学校。”温嘉树实在不想跟人多交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熟人在,她的情绪尚算安稳,也能够自如地回答对方的问题。   对方公司的总裁会意地颔首,对纪南承笑着说道:“纪总,我们公司也正缺专业的闻香师,不知道您女朋友有没有空闲的时间,来做我们公司的闻香顾问?”   “她很忙。”纪南承直接替温嘉树做了主,对方向她抛出的橄榄枝被他半路拦下了。   其实,温嘉树很想跟国内的香水公司合作几次,如纪南承所说的,她对中国古典文化了解得的太少,而现在国外很多的香水氛企业都将目光瞄准了中国市场,多跟国内的国产香水氛公司合作,对她有好处。   但纪南承直接就帮她拒绝了……   温嘉树在桌子底下轻轻地踢了踢纪南承的鞋子,她的高跟鞋鞋跟不低,也是他?o南承帮她准备的。她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得来的新裙子和高跟鞋。   纪南承面不改色地看了她一眼,眼里底没有任何羞愧的意思。   对方公司的总裁尴尬地笑了一下:“纪总是不舍得了吧,哈哈,果然是宠女朋友啊,哈哈哈哈。”   温嘉树心想,不舍得?纪南承的确是不舍得,她这个现成的闻香师资源,他怎么可能舍得将她让给别人利用?   气氛慢慢地热烈热了起来,温嘉树浑身僵冷地坐着,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总觉得今天很奇怪。   大圆桌上还剩下大半的位置空着,她感觉今天还会有人来……   女人的第六感一向很准,她脑中刚出现这个想法,包厢的大门就被人推开。   门板庭发出吱嘎的响声,温嘉树下意识地回过头看向身后,她背对着门庭,转头看到了一个道纤细修长的中年女人的身影,温嘉树在温致萍随身带着的照片上见过她。   那张照片已经泛黄,是二十岁左右的温致萍、申沉和陆渝媛三个人的合照。温嘉树只看过一次,但是,她对陆渝媛的印象尤其深刻,而且陆渝媛这么多年一直没怎么变过。陆渝媛她一进门,她温嘉树第一眼便认出来了了她……   陆渝媛的出现,意味着代表,申沉也会来......……   温嘉树的心瞬间提了起来,紧张到立刻转过了头,不敢再去看门口的景象。   背对着门口,她听到杂乱的脚步声临近,有高跟鞋的声音,还有皮鞋声,踏在大理石的地板上,杂乱交织。   她的心如擂鼓一般紧张,拘束地坐在那里,脊背都挺直了很多。   如果申沉真的来,他肯定一眼就会认出她……   从小便有人说她的眉眼跟同申沉很像,。   距离她上一次见到申沉,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但是,哪怕她再怎么长大、容貌再怎么变化,小时候的轮廓依旧在那里……   “有事?”纪南承察觉到了身旁人的不对劲,转过头来看她。   他的观察入微是温嘉树没有想到的。她还以为他把她带来之后就会将她晾在一旁。   温嘉树的哽着嗓子,声音有些低沉:“为什么还有其他人?”   纪南承还没回答她,陆渝媛便已经在走到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淡然地看向纪南承:“南承,你把我们姜姜一个人扔在法国,自己回来了,是不是太不厚道了一些?”   陆渝媛的口吻娇娇弱弱的,是典型的吴侬软语海派口音。,哪怕她是到了?@个年纪,那声音也温柔得像是掐得出水来。她   明明是责备的口气,话语里的娇娇嗔意味嗔味儿还是很明显。,难怪当年申沉被她他迷得地七荤八素的。   纪南承也不觉得尴尬,语气自然:“国内有急事,所以回来了。”   “急事,指的是身边这位的急事吗?”陆渝媛倒是半点面子都不给他。   温嘉树低着头,从陆渝媛落座到现在一直没有抬起头来,听到这句话针对她的话,她也没有抬头,只是默然地听着。   随后,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陆渝媛那个方向传来,听得温嘉树的脊背上一阵涔凉……   她深深吸气,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南承,姜姜今天本来是不想过来的,如果不是我们坚持,她也不会来。既然她来了,你是不是应该道个歉?”申沉的话威严中又带着一点慈父之感,单听这句话便听得出他有多宠这个女儿。   温嘉树心一紧,申姜也来了,看来,申家是全员出动了……   她继续低着头,直到又听到又一串高跟鞋的脚步声临近,猜想应该是申姜来了。   几乎是在同一秒,申姜叫了她:“温嘉树。”   温嘉树抬头,蓦地对上了申姜身后申沉的双眸,“啪”的一声,一个清脆的巴掌声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她愕然地捂住了脸颊,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椅子站了起来。   “申姜。”纪南承上前,伸手捏住了申姜纤细的手腕,申姜满脸通红,怒意全部写在了脸上,青筋爬满了额头。   “怎么,心疼了?”申姜的口气骄纵,笑着扬了扬下巴抬了抬唇,“你就是为了这个女人,把我扔在了格拉斯,是不是?”   温嘉树此时惊魂未定,既震惊于申姜的那一巴掌,又也同时害怕申沉的反应。   此时申沉正盯着温嘉树她的眼睛,眸光目光深沉不已如晦。   温嘉树的眼眶在一瞬间红了起来,她快速地推开了椅子,几乎是逃也一般地跑出了包厢。   温嘉树从包厢逃离时,脑中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想法。   大脑神经像是不受自己的控制,驱使着她起身离开。当她看到申沉那双眼睛时,她满心脑子都是难受,难受到几欲呕吐。   十几年没有见面的父亲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种慌乱无措感,不是本人,根本无法感同身受。   她离开包厢,进入了酒店的长廊。长走廊上原本就有穿堂风,而现在已是深秋,她只穿了一条件露肩的连衣裙,浑身冰冰凉凉的。但她还是快步走着,任由风在耳畔呼呼嗖嗖地吹过。   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布满了整张脸,温嘉树随意地抹了一把脸,妆容早已不复之前的精致。她脚上踩着一字带的高跟鞋,高跟鞋的跟足足有七厘米公分高,是平日里她几乎不穿的款式,除非遇到需要出席闻香的重大场合。   她每走几步就会崴一下脚,却依旧不想放慢半点步伐,生怕申沉会追上来似的。   然而,快要走到长走廊尽头时,温嘉树停住了脚步。   她茫然回头看去,冗长的走廊上只有端着餐盘的侍者进进出出每个包厢,并没有任何人追上来……   四周静谧无声,温嘉树静静地看着,蓦地笑了。   是她多虑了,也是她太自以为是了。申沉怎么可能会追上来?他的妻子,、他的女儿和他的家庭都在那个包厢里,他怎么可能会因为她这个从小被他抛弃的女儿夺门而出?   他出来,势必会引起他妻子和女儿的不适。既然申姜刚才叫她“温嘉树”,那么,想必陆渝媛和申姜母女都已经查过了她的底细,知道她是谁了……今天来,不就是为了让她难堪?   温嘉树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但她的双腿有些发软,根本连站着都成了问题,她索性直接蹲了下来,将头埋在膝盖上,开始轻声抽噎。   她不敢离开,纪南承交托给她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与其日后再受他威胁,不如将已经走了一半出的路走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温嘉树的腿很快发麻了,想站都站不起来。,她难受得呼吸都很困难,心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蓦地,肩膀上重了重,她感觉到多了一件外套,抬头便对上了纪南承的双眼。   走廊上灯光通透明亮,她仰头看他时,头顶的灯光恰好如水一般倾泻下来,落在了他纪南承的脸上。   他身上的西装外套已经脱下,披盖在温嘉树暴袒露在空气中的肩上,周身的凉意顿时散去,肩头暖了很多。   她起身时,纪南承想扶她,却被她温嘉树以最快的速度甩开了他的手,独自扶着墙壁起身,充满戒备地盯着他。   她的全部怒意都来自于纪南承,如果不是他,她也不至于在这里碰见申沉……   “你什么都没告诉我,是怕我知道会有什么人在场后就不敢来了,是吗?”温嘉树的怒意很深,泛红的双眼盯着纪南承,睫毛微颤。   上市预告:   继秦有鹤之后,纪南承将如何演绎升级版“口是心非”?   《南有嘉树》即将上市,敬请关注!
展开阅读全文
  语墨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可编辑】南有嘉树(六).doc
链接地址:http://www.wenku38.com/p-81583.html

                                            站长QQ:1002732220      手机号:18710392703    


                                                          copyright@ 2008-2020 语墨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8034126号

网站客服微信
收起
展开